<cite id="n1zua"><noscript id="n1zua"><samp id="n1zua"></samp></noscript></cite><rt id="n1zua"><optgroup id="n1zua"><acronym id="n1zua"></acronym></optgroup></rt>
<rt id="n1zua"></rt>

    <cite id="n1zua"></cite>
  1. <cite id="n1zua"><li id="n1zua"></li></cite>
    <rt id="n1zua"><meter id="n1zua"></meter></rt>

      <rt id="n1zua"><optgroup id="n1zua"><p id="n1zua"></p></optgroup></rt>

            <rt id="n1zua"><optgroup id="n1zua"></optgroup></rt>

            1. 「兒童故事網」
            2. 古籍鑒賞
            3. 沈昫等「舊唐書卷三十六列傳」部分譯文

            沈昫等「舊唐書卷三十六列傳」部分譯文

            燕王李忠,字正本,后宮劉氏生,高宗的長子。高宗初當太子的時候,劉氏生李忠,并在弘教殿宴請宮僚。祖父唐太宗親臨,環視宮臣們說道:“近來王業日漸振興,盡管酒食準備不周,還是冒昧地請卿等赴宴,乃因朕有了孫兒,故請大家一起樂一樂。”太宗酒酣起舞,又

            部分譯文

              燕王李忠,字正本,后宮劉氏生,高宗的長子。高宗初當太子的時候,劉氏生李忠,并在弘教殿宴請宮僚。祖父唐太宗親臨,環視宮臣們說道:“近來王業日漸振興,盡管酒食準備不周,還是冒昧地請卿等赴宴,乃因朕有了孫兒,故請大家一起樂一樂?!碧诰坪ㄆ鹞?,又屬目群臣,于是群臣遍舞,盡日而罷,凡參加宴樂者均有所賜。貞觀二十年(646),李忠封為陳王。

              永徽元年(650),李忠任雍州牧。當時,王皇后無子,其舅中書令柳..勸說王皇后謀劃立李忠為太子,因李忠母出身下賤,希望李忠能親己,后來同意了。柳..與尚書右仆射褚遂良、侍中韓瑗婉言相告于太尉長孫無忌、左仆射于志寧等,堅持請求立李忠為太子,高宗同意了。永徽三年(652),立李忠為太子,大赦天下,五品以上子為父后的賜勛一級。永徽六年(655),加冠,下旨凡死刑罪以下的并降一等,賜臣民飲酒作樂三日。

              那年,王皇后被廢,武則天所生的皇子李弘才三歲,禮部尚書許敬宗迎合上意上疏道“:伏惟陛下法制,典章千古,含育萬邦,立皇后,母儀天下。既而皇后生子,合處東宮為太子。而今之太子,素非嫡子..”認為是反植枝干,倒襲裳衣。高宗看了,同意他的意見,顯慶元年(656),高宗廢李忠太子,封為梁王,授梁州都督,賜實封千戶,五色綢二萬段甲北一區。那年又轉任戶州刺史。

              李忠年齡漸大,常常驚恐不自安,有時偷偷穿婦人的衣服,來防備刺客。又經常有妖夢,常常自己占卜。后來事發,顯慶五年(660),被廢為庶人。遷徙到黔州居住,囚于承乾的故宅。麟德元年(664),又誣告李忠與西臺侍郎上官儀、宦官王伏勝謀反,賜死于黔州住所,死時年僅二十二歲,無子。上官儀等伏法受誅。第二年,皇太子弘上表請收葬李忠骸骨,得到同意。神龍初年(705),追封燕王,贈太尉,揚州大都督。

              許王素節,蕭淑妃生,高宗第四子。永徽二年(651),年六歲而受封為雍王,受雍州牧。素節能日誦古詩五百余言,授業于學士徐齊聯,精勤好學不倦,高宗很愛他。后又任岐州刺史,年十二歲,改封郇王。

              當初,武則天還不是皇后,與素節的母親蕭淑妃爭寵,相互譖毀。永徽六年(655),武則天立為皇后后,蕭淑妃被武則天譖毀,幽禁侮辱而被殺。素節尤其被武則天嫉妒并時時向高宗進讒言,調為申州刺史。乾封初年(666),高宗下敕“:素節既有舊疾病,宜不須入朝?!钡毓潓嶋H上并無疾病。素節自己因長久未去朝見,于是寫了《忠孝論》來表意。當時王府會曹參軍張柬之便暗將《忠孝論》進上,武則天見了,更加不高興,誣陷素節受賄,降封鄱陽郡王,還是在袁州安置。儀鳳二年(677),禁錮終身,又改遷到岳州安置。永隆元年(680),轉任岳州刺史,后又改封葛王。武則天臨朝,又晉封許王,任舒州刺史。天授年中(691),他與澤王上金同被誣告,追赴京都。臨啟程時,素節聽有遭喪哭啼的聲音,他對左右的人說:“病死都難得到,何須哭!”行至京都南龍門驛,被縊死,年四十三歲,武則天命令以庶人禮安葬。中宗即位,追封許王,贈開府儀同三司、許州刺史,以禮改葬,陪于乾陵。

              素節被殺時,他的兒子李瑛、李琬、李璣、李王易等九人并為武則天所殺,只有少子琳、馞、霮、欽古因年小,特令長期禁閉在雷州。中宗復唐,在神龍初年(705),封馞為嗣許王。開元初年(唐玄宗,713)封琳為嗣越王,以繼越王之后;封霮為嗣澤王,以繼伯父澤王上金之后。

              孝敬皇帝李弘,是高宗的第五個兒子,武則天生。永徽四年(653),封為代王。顯慶元年(656),立為皇太子,大赦天下改元。李弘曾從率更令郭瑜學習《春秋》、《左傳》,講到楚子和商臣的事,掩卷嘆道:“這種事臣子所不忍聽,本來經籍是圣人的垂訓,怎么會記下這些事呢?”郭瑜答道:“孔子修《春秋》,義存褒貶,所以善惡必書。褒揚善來向后代示范,貶斥惡來向后代警戒。所以使商臣之惡,顯露千年萬載?!碧拥溃骸斑@種事不僅是口不可道,就是耳也不忍聞,請改讀其他的書?!惫ざ荻R道“:里巷名為勝母,曾子不入;到名為朝歌的縣邑,墨子回車。殿下實在是天生的孝心,性情出自天然,兇悖之跡,不視不聽,循奉德音,實在很值得慶賀。臣聞安于上理的人,莫有什么能比禮更好的,非禮無以事天地之神,非禮無以辨君臣之位,所以先代的帝王都重視禮,孔子說:‘不學禮無以立?!埻!洞呵铩范x《禮記》?!碧勇爮?。

              龍朔元年(661),命令中書令、太子賓客許敬宗、侍中兼太子右庶子許圉師、中書侍郎上官儀、太子中舍人楊思儉等到文思殿博采古今文集,摘出其中的佳詞美句,分類編輯,匯集成五百卷,書為《瑤山玉彩》,呈報皇上,皇上賜五色綢三萬段,許敬宗以下加級,賜帛有等??傉略?668)二月,舉行入學的釋樂禮,建成學館,因此請求贈顏回太子少師,曾參太子少保。高宗都同意了。

              當時有命令,凡應征到遼邊境的軍人中逃亡者在限期不自首以及其后的逃亡者,一律處斬,家口沒官。太子上表提意見道“:我聽說有司對背逃之軍人,長時不出自首,家口都將沒官。然而他們中有的是限期內出來自首,未經斷罪,被各州囚禁的,人數極多;有的是臨時生病,未能歸隊,聽到這一命令,懼怕逃亡的;有的是因砍柴,被敵人抄掠的;有的是因渡海來去,漂沒于滄海中的;有的是深入敵境,被殺傷的。由于軍法極嚴,士卒不因戰亡的,同隊之人,兼受牽連有罪。于是有無故死亡或失散的,多注明為逃亡。軍旅之中,又無法一一核查。直據下面的報告,都做真逃,家口都要沒入官。論情實可哀憫?!渡袝返馈号c其殺無辜,寧可失不經?!柑油稣咧?,免其配沒?!?/p>

              咸亨二年(671),高宗到東都洛陽,留太子在京中監管國政。當時正遇大旱,關中饑乏,太子下令取廊下兵士糧食,見有的吃的是榆皮蓬實,于是命令主管倉谷飲食的太子家令發足廊下士卒的糧食。這時戴至德、張文馞兼右庶子,與右庶子肖德昭一同輔弼太子,太子多疾病,一般政務都由戴至德等定奪。當時,義陽、宣城二公主因母親獲罪,幽禁于掖庭,太子看見很是同情,便上奏請放出她們。又請求以同州沙苑地分借給窮人。高宗都同意了。高宗又下旨太子到東都洛陽,娶右衛將軍裴居道之女為妃。有司上奏獲得罕見的白雁作為贄禮,高宗大喜道:“漢獲朱雁,遂為樂府;今獲白雁,得為婚贄,彼禮但成謠頌,此禮便首人倫,異代相望,我無慚愧?!迸崾虾苁貗D禮,高宗曾對侍臣說:“東宮內政,我無憂矣?!?/p>

              上元二年(675),太子從幸合璧宮,不久去世,享年二十四歲。高宗很是悲痛,因太子慈惠愛親足以稱得上孝,死而不忘君足以稱得上敬,故謚號為孝敬皇帝。那一年,太子葬于緱氏縣景山的恭陵,葬制以天子之禮,百官三十六日穿喪服。高宗親自做《睿又德紀》,并自己書寫,刻在石上,樹立于陵側。

              章懷太子李賢,字明允,是唐高宗的第六子,武則天生。唐高宗永徽六年(655),封為潞王。顯慶元年(656),遷任岐州刺史。那一年,又加官職為雍州牧、雍州都督。此時,他才開始到封地就職,容顏舉止,端莊典雅,很為高宗嗟賞。高宗曾對司空李責力說:“這個孩子已經讀了《尚書》、《禮記》、《論語》,背誦古詩賦十多篇,一看就能領會,也不忘記。我曾叫他讀《論語》,他讀到‘賢賢易色’,就再三誦讀。我問為什么反復讀,他說自己內心特別愛這句話。這才知這孩子本性就聰敏,出自天性?!饼埶吩?661),徙封沛王,加揚州都督,兼左武衛大將軍,仍任雍州牧。龍朔二年(622),加揚州大都督。麟德二年(665),又加右衛大將軍官職。咸亨三年(672),他改名李德,徙封雍王,授涼州大都督、雍州牧、右衛大將軍,實封一千戶。上元元年(674),又依舊名賢。

              上元二年(675),孝敬皇帝死。那年六月,賢立為太子,大赦天下,不久就讓他留守京城監國。賢處理政務明審,被眾論所稱揚。儀鳳元年(676),唐高宗親筆下詔表揚賢:“皇太子賢,自留守監國以來的不長時間內,留心政務,撫愛百姓,在憐憫愛護上盡心;在刑法所施細審詳察上用力。再加之政務之余,專心精研圣人經典,都能領會深意;先王所藏書冊,都能研討精華。好善正直,是國家的希望,深副我所懷??少n雜色絹帛五百段?!碧淤t又招集當時學者太子左庶子張大安,洗馬劉納言,洛州司戶格希元,學士許叔牙、成玄一、史藏詰、周寶寧等注范曄《后漢書》,書成上呈,其書存放在秘閣收藏。

              當時,正議大夫明崇儼憑符咒之術被武則天所任用,密稱“英王外貌很像唐太宗”。宮中人又私下議論:“太子賢是皇后的姐姐韓國夫人所生”,賢自己也懷疑恐懼。武則天又曾為太子賢撰寫了《少陽政范》及《孝王傳》來賜給他,還多次寫文來責備太子賢,賢更加不自安。調露二年(680),明崇儼被盜所殺,武則天懷疑是太子賢所為。不久便使人揭發這一陰謀事件,下詔令中書侍郎薛元超、黃門侍郎裴炎、御史大夫高智周與法官來審訊太子賢,并在東宮馬坊搜得白十甲數百領,這樣就把太子賢廢為庶人,幽禁于別所。永淳二年(683),李賢被遷到巴州。文明元年(684),唐睿宗登位,武則天臨朝垂簾聽政,令左金吾將軍丘神責力往巴州檢查李賢的住宅,來防備發生不測的事件。丘神責力把李賢關閉于一室,逼令他自殺。李賢當時三十三歲。武則天在顯慶門舉哀,貶丘神責力為疊州刺史,追封李賢為雍王。唐中宗李顯登位,神龍初年(705),追贈李賢司徒,并遣使到巴州迎回李賢的靈柩,陪葬于乾陵。唐睿宗登位,又追贈李賢為皇太子,謚號章懷。李賢有三子,李光順、李守禮、李守義。光順在天授年間封安樂郡王,不久被殺害。守義文明二年(685),封為犍為郡王,垂拱四年(688),徙封永安郡王,不久病死。守禮授太子洗馬,封嗣雍王。

              懿德太子重潤,韋氏生,中宗長子。本名重照,為了避武則天之諱,所以改為重潤。開耀二年(682),中宗為皇太子,生重潤于東宮殿內。祖父高宗很是高興,到滿月,大赦天下,改元為永淳。這一年,重潤立為皇太孫,開府置官屬。到中宗被其親母武則天遷到房州,重潤府也廢除。圣歷初年(698),中宗又為皇太子,重潤封為邵王。大足元年(701),被人誣陷構罪,罪名是與他的妹妹永泰郡主、婿魏王武延基等私下議論張易之兄弟何得恣意出入內宮,被武則天杖殺,死時年僅十九歲。重潤風神俊朗,早以孝友知名,既死于非罪,大為當時人們所悼惜。中宗即位,追贈皇太子,謚號曰懿德,陪葬乾陵,又聘國子監丞裴粹亡女為冥婚,與重潤合葬。又追贈永泰郡主為公主,下令備禮改葬,仍稱她的墓為陵。

              庶人重福,為后宮生,中宗第二子。初封為唐昌王。圣歷三年(699),改封平恩王。長安四年(704),晉封譙王,歷任國子祭酒、左散騎常侍。神龍初年(705),中宗復唐,重福被韋庶人所誣陷,說重福與張易之兄弟私謀,構成兄重潤的罪名,因此降為濮州員外刺史,轉到均州,設虛位,不許視事。景云三年(712),中宗親自到南郊祭祀,并大赦天下,流放人都放還。但重福不準歸京都,他很是憂郁,上表自陳說:“臣聞功相同賞相異,則勞臣疑;罪相等刑相異,則百姓惑。伏惟陛下德等天地生光,明與日月一樣,恩及飛鳥,惠加走獸。近來,焚柴展札,郊祀上天,萬物皆被仁愛,六合均承恩澤,犯事無論輕重,都赦免。蒼生并得赦除。只有您的兒子卻加擯棄,皇天平分之道,本來就是這樣的嗎?天下之人,聽到這種情況都為臣流涕;況陛下慈念,哪有不憐憫臣忄西惶的呢?伏望赦臣之罪,允許臣朝謁。倘得一仰云陛,再見圣顏,雖死九泉,實為萬足。重投荒境,亦所甘心?!北碜辔茨苌蠄?。

              到韋庶人臨朝掌權,就令左屯衛將軍趙承恩帶兵五百人到均州看守重福。不久,韋氏伏誅,睿宗即位,又轉任集州刺史。未上任,洛陽人張靈均向重福獻計說“:大王是中宗的嫡長子,自應即天子之位。相王雖有討平韋氏的功勞,怎么可以越位居上呢!過去漢誅諸呂迎代王;今東都的百官士庶,都希望王來。王若暗中去東都洛陽,如從天而降,派人殺掉留守,就領兵西據陜州,東下黃河,這樣天下可圖?!碑敵?,景龍三年時,鄭忄音從吏部侍郎外調江州司馬,便去找重福,暗中勾結。到此時鄭忄音又與張靈均溝通信息,也秘密派人勸重福造反,準備推尊重福為天子,溫王重茂為皇太弟,自任為左丞相。重福就遣家臣王道先趕到東都,暗中招募勇士。重福就從均州假稱乘驛與靈均進發。

              王道到東都不久,陰謀就有人泄漏,洛州司馬崔日知捕獲他的黨羽數十人。不久聽說重福到了東都,王道等率眾隨重福徑直取左右屯營兵叛亂,將到天津橋時,跟從的人已有數百人,都手拿武器,助其威勢。侍御史李邕先到左掖門,命令閉關拒守,又到右屯營中號令:“重福雖然是先帝之子,已得罪于先帝,現在無故入城,必是作亂。君等皆受職圣朝,應盡誠節,立功立事,以取富貴?!边^了一會兒,重福果然來奪右屯營,右屯營堅守不動,營中箭矢如雨。重福又趨左掖門,準備攻取留守,但門緊緊關閉,他又縱火燒城門。此時左屯兵又來救護,重福計盡,出上東門而逃遁,躲藏在山谷中。第二日,東都留守裴談等出兵搜索,重福窘迫,自投漕河而死,被碎尸示眾三日,時年三十一歲。睿宗下詔,說重福自絕于天,但屈法申恩,因兄弟情,以三品禮安葬。

              節愍太子李重俊,后宮生,中宗第三子。圣歷元年(698),封義興郡王。長安年中,授衛尉員外少卿。神龍初年(705),封衛王,拜洛州牧,賜實封千戶,不久遷任左衛大將軍兼任不親自到職的揚州大都督。神龍二年(706)秋,立為皇太子。重俊性情雖明白果斷,但沒有賢德的老師教導,舉止多不法。又因為秘書監楊王敫、太常卿武崇訓一起做太子賓客,楊王敫等都是主上的女婿,年少,只會以踢毛毽等無聊的玩耍來取樂于重俊,竟無調教維護之意。左庶子姚王廷多次上疏提意見,右庶子平貞慎又獻《孝經議》、《養德傳》來教化感動他,重俊都不放在心上。

              當時,武三思在宮中得寵,很是忌諱重俊。武三思的兒子武崇訓娶安樂公主為妻,常常教公主凌辱戲耍重俊,因他不是韋氏所生,常喊他為奴。有人勸公主請皇上廢重俊為王,自立為皇太女。重俊不勝忿恨。三年七月,重俊率左羽林大將軍李多祚、右羽林軍李思沖、李承況、獨孤..之、沙吒忠義等,假托朝令調動左右羽林兵及千騎三百余人,殺武三思和武崇訓于他們家中,同時殺其黨羽十余人。又命令左金吾大將軍成王千里分兵把守宮城所有城門,親自率兵趕到肅章門,斬關而入,尋找韋庶人和安樂公主,又以昭容上官氏一向與武三思通奸,扣閣索求。韋庶人及公主就護著皇帝奔向玄武門樓,召左羽林軍將軍劉仁景等,命令他率領留軍飛騎及百余人在樓下列守。不一會兒,李多祚等的軍隊到來,想沖上玄武門樓,宿衛的士兵堅守,不能進。中宗在樓上據檻向李多祚所帶領的千騎喊話:“你們都是我的衛士,為什么反叛?如果能歸順,斬李多祚等,我給你富貴?!痹谶@種情況下,千騎王歡喜等倒戈,斬李多祚及李承況、獨孤..之、沙吒忠義等于樓下,余黨于是潰散。重俊既敗,率領百余騎奔肅章門,逃向終南山?;噬狭铋L上果毅趙思慎率輕騎追趕。重俊到..縣西十余里,部下不從命,只有奴數人跟隨,此時正日暮,他們在林中休息,被左右的所殺?;噬狭顥n首級于朝,又獻于太廟,并以重俊的首級祭武三思、武崇訓的靈柩。

              睿宗即位,下令:“歷考前聞,率由舊章。重俊,本是大行皇帝之子,皇太子。過去被讒言嫉妒所困惑,連斧鉞也不顧,輕盜甲兵,才造成誅夷,實令人悲痛惋惜。今四兇俱服,正應申赤軍之冤,來解黃泉之痛??少浕侍??!苯o重俊謚號為節愍,陪葬定陵。一子宗暉,開元初年唐玄宗封他為河陽郡王。

            舊唐書簡介

              《舊唐書》共200卷,包括《本紀》20卷、《志》30卷、《列傳》150卷,原名《唐書》,宋祁、歐陽修等所編著《新唐書》問世后,才改稱《舊唐書》,成書于后晉開運二年(945年)。

            舊唐書·卷三十六列傳原文

              高宗中宗諸子

              ○燕王忠 原王孝 澤王上金 許王素節 孝敬皇帝弘 裴居道附

              章懷太 子賢 賢子邠王守禮

              懿德太子重潤 庶人重福 節愍太子重俊 殤帝重茂

              高宗八男:則天順圣皇后生中宗、睿宗及孝敬皇帝弘、章懷太子賢,后宮劉氏 生燕王忠,鄭氏生原王孝,楊氏生澤王上金,蕭淑妃生許王素節。

              燕王忠,字正本,高宗長子也。高宗初入東宮而生忠,宴宮僚于弘教殿。太宗 幸宮,顧謂宮臣曰:“頃來王業稍可,非無酒食,而唐突卿等宴會者,朕初有此孫, 故相就為樂耳?!碧诰坪ㄆ鹞?,以屬群臣,在位于是遍舞,盡日而罷,賜物有差。

              貞觀二十年,封為陳王。永徽元年,拜雍州牧。時王皇后無子,其舅中書令柳 奭說后謀立忠為皇太子,以忠母賤,冀其親己,后然之。奭與尚書右仆射褚遂良、 侍中韓瑗諷、太尉長孫無忌、右仆射于志寧等,固請立忠為儲后,高宗許之。三年, 立忠為皇太子,大赦天下,五品已上子為父后者賜勛一級。六年,加元服,制大辟 罪已下并降一等,大酺三日。其年,王皇后被廢,武昭儀所生皇子弘年三歲。禮部 尚書許敬宗希旨上疏曰:“伏惟陛下憲章千古,含育萬邦,爰立圣慈,母儀天下。 既而皇后生子,合處少陽。出自涂山,是謂吾君之胤;夙聞胎教,宜展問豎之心。 乃復為孽奪宗,降居籓邸,是使前星匿彩,瑤岳韜峰。臣以愚誠,竊所未喻。且今 之守器,素非皇嫡,永徽爰始,國本未生,權引彗星,越升明兩。近者元妃載誕, 正胤降神,重光日融,爝暉宜息。安可以茲傍統,叨據溫文?國有諍臣,孰逃其責! 竊惟息姑克讓,可以思齊;劉強守籓,宜遵往軌。追跡太伯,不亦休哉?踵武延陵, 故常安矣。寧可反植枝干,久易位于天庭;倒襲衣裳,使違方于震位?蠢爾黎庶, 云誰系心?垂裕后昆,將何播美?”高宗從之。顯慶元年,廢忠為梁王,授梁州都 督,賜實封二千戶,物二萬段,甲第一區。其年,轉房州刺史。

              忠年漸長大,??植蛔园?,或私衣婦人之服,以備刺客。又數有妖夢,常自占 卜。事發,五年,廢為庶人,徙居黔州,囚于承乾之故宅。麟德元年,又誣忠與西 臺侍御上官儀、宦者王伏勝謀反,賜死于流所,年二十二,無子。儀等伏誅。明年, 皇太子弘表請收葬,許之。神龍初,追封燕王,贈太尉、揚州大都督。

              原王孝,高宗第二子也。永徽元年,封許王。三年,拜并州都督。顯慶三年, 累除遂州刺史。麟德元年薨,贈益州大都督,謚曰悼。神龍初,追贈原王、司徒、 益州大都督。

              澤王上金,高宗第三子也。永徽元年,封巳王。三年,遙授益州大都督。乾 封元年,累轉壽州刺史,有罪免官,削封邑,仍于澧州安置。上金既為則天所惡, 所司希旨,求索罪失以奏之,故有此黜。永隆二年二月,則天矯抗表巳王上金、 鄱陽王素節許同朝集之例,義陽、宣城二公主緣母蕭氏獲譴,從夫外官,請授官職。 以上金為沔州刺史,素節為岳州刺史,仍不預朝集。嗣圣元年,上金、素節,義陽、 宣城二公主聽赴哀。文明元年,上金封畢王,素節封為葛王。又改上金封為澤王、 蘇州刺史,素節許王、隆州刺史。垂拱元年,改陳州刺史。永昌元年,授太子左衛 率,出為隨州刺史。載初元年,武承嗣使酷吏周興誣告上金、素節謀反,召至都, 系于御史臺。舒州刺史、許王素節見殺于都城南驛,因害其支黨。上金恐懼,自縊 死。子義珍、義玫、義璋、義環、義瑾、義璲七人并配流顯州而死。神龍初,追復 上金官爵,封庶子義珣為嗣澤王。

              先是,義珣竄在嶺外,匿于傭保之間。及紹封無幾,有人告義珣非上金子,假 冒襲爵。義珣不能自明,復流于嶺外。開元初,封素節子璆為嗣澤王,繼上金后。 十二年,玉真公主表稱義珣實上金遺胤,被嗣許王瓘兄弟利其封爵,謀構廢之。今 上由是削璆王爵,復召義珣為嗣澤王,拜率更令。因是,諸宗室非本宗襲爵,自中 興已后繼為嗣王者,皆令歸宗,削其爵邑也。

              許王素節,高宗第四子也。年六歲,永徽二年,封雍王,尋授雍州牧。素節能 日誦古詩賦五百余言,受業于學十徐齊聃,精勤不倦,高宗甚愛之。又轉岐州刺史。 年十二,改封郇王。

              初,則天未為皇后也,與素節母蕭淑妃爭寵,遞相譖毀。六年,則天立為皇后 后,淑妃竟為則天所譖毀,幽辱而殺之。素節尤被讒嫉,出為申州刺史。乾封初, 下敕曰:“素節既舊疾患,宜不須入朝?!倍毓潓崯o疾。素節自以久乖朝覲,遂 著《忠孝論》以見意,詞多不載。時王府倉曹參軍張柬之因使潛封此論以進,則天 見之,逾不悅,誣以贓賄,降封鄱陽郡王,仍于袁州安置。儀鳳二年,禁錮終身, 又改于岳州安置。永隆元年,轉岳州刺史,后改封葛王。則天稱制,又進封許王, 累除舒州刺史。天授中,與上金同被誣告,追赴都。臨發州,聞有遭喪哭者,謂左 右曰:“病死何由可得,更何須哭!”行至都城南龍門驛,被縊死,年四十三,則 天令以庶人禮葬之。中宗即位,追封許王,贈開府儀同三司、許州刺史,仍以禮改 葬,陪于乾陵。

              素節被殺之時,子瑛、琬、璣、易等九人并為則天所殺,惟少子琳、瓘、璆、 欽古以年小,特令長禁雷州。神龍初,封瓘為嗣許王。開元初,封琳為嗣越王,以 紹越王貞之后。璆為嗣澤王,以繼伯父澤王上金之后。琳,官至右監門將軍,卒。 瓘,開元十一年為衛慰卿。以抑伯上金男不得承襲,以弟璆繼之,遽譴瓘為鄂州別 駕。于是下詔絕其外繼,乃以故澤王上金男義珣為嗣澤王,江王祎為信安郡王,嗣 蜀王褕為廣漢郡王,嗣密王徹為濮陽郡王,嗣曹王臻為濟國公,嗣趙王琚為中山郡 王,武陽郡王繼宗為澧國公。瓘累遷邠州刺史、秘書監、守太子詹事。璆性仁厚謹 愿,居家邕睦,朝廷重之。天寶六載卒,贈蜀郡大都督。瓘晚有子,命璆子益為嗣。 及卒,有解、需二子,皆幼孺。十一載,益襲封許王。十四載,解娶楊銛女,乃襲 許王。璆初為嗣澤王,降為郢國公、宗王卿同正員,特封褒信郡王。進《龍池皇德 頌》,遷宗正卿、光祿卿、殿中監。天寶初,重拜宗五卿,加金紫光祿大夫。璆友 弟聰敏,聞善若驚,宗子中有一善,無不薦拔,故宗枝居省闥者,多是璆之所舉。 九載卒,贈江陵大都督。

              孝敬皇帝弘,高宗第五子也。永徽四年,封代王。顯慶元年,立為皇太子,大 赦改元。弘嘗受《春秋左氏傳》于率更令郭瑜,至楚子商臣之事,廢卷而嘆曰: “此事臣子所不忍聞,經籍圣人垂訓,何故書此?”瑜對曰:“孔子修《春秋》, 義薦褒貶,故善惡必書。褒善以示代,貶惡以誡后,故使商臣之惡,顯于千載?!?太子曰:“非唯口不可道,故亦耳不忍聞,請改讀余書?!辫ぴ侔葙R曰:“里名勝 母,曾子不入;邑號朝歌,墨子回車。殿下誠孝冥資,睿情天發,兇悖之跡,黜于 視聽。循奉德音,實深慶躍。臣聞安上理人,莫善于禮,非禮無以事天地之神,非 禮無以辨君臣之位,故先王重焉??鬃釉唬骸粚W《禮》,無以立?!埻!洞呵铩?而讀《禮記》?!碧訌闹?。龍朔元年,命中書令、太子賓客許敬宗,侍中兼太子 右庶子許圉師,中書侍郎上官儀,太子中舍人楊思儉等于文思殿博采古今文集,摘 其英詞麗句,以類相從,勒成五百卷,名曰《瑤山玉彩》,表上之。制賜物三萬段, 敬宗已下加級、賜帛有差??傉略甓?,親釋菜司成館,因請贈顏回太子少師, 曾參太子少保,高宗并從之。

              時有敕,征邊遼軍人逃亡限內不首及更有逃亡者,身并處斬,家口沒官。太子 上表諫曰:“竊聞所司以背軍之人,身久不出,家口皆擬沒官。亦有限外出首,未 經斷罪,諸州囚禁,人數至多?;蚺R時遇病,不及軍伍,緣茲怖懼,遂即逃亡;或 因樵采,被賊抄掠;或渡海來去,漂沒滄波;或深入賊庭,有被傷殺。軍法嚴重, 皆須相傔。若不及傔,及不因戰亡,即同隊之人,兼合有罪。遂有無故死失,多注 為逃。軍旅之中,不暇勘當,直據隊司通狀,將作真逃,家口令總沒官,論情實可 哀愍?!稌吩唬骸c其殺不辜,寧失不經?!柑油鲋?,免其配沒?!敝茝?之。

              咸亨二年,駕幸東都,留太子于京師監國。時屬大旱,關中饑乏,令取廓下兵 士糧視之,見有食榆皮蓬實者,乃令家令等各給米使足。是時戴至德、張文瓘兼左 庶子,與右庶子蕭德昭同為輔弼,太子多疾病,庶政皆決于至德等。時義陽、宣城 二公主以母得罪,幽于掖庭,太子見之驚惻,遽奏請令出降。又請以同州沙苑地分 借貧人。詔并許之。又召詣東都,納右衛將軍裴居道女為妃。所司奏以白雁為贄, 適會苑中獲白雁,高宗喜曰:“漢獲硃雁,遂為樂府;今獲白雁,得為婚贄。彼禮 但成謠頌,此禮便首人倫,異代相望,我無慚德也?!迸崾仙跤袐D禮,高宗嘗謂侍 臣曰:“東宮內政,吾無憂矣?!?

              上元二年,太子從幸合璧宮,尋薨,年二十四。制曰:“皇太子弘,生知誕質, 惟幾毓性。直城趨賀,肅敬著于三朝;中寢問安,仁孝聞于四海。自琰圭在手,沉 瘵嬰身,顧惟耀掌之珍,特切鐘心之念,庶其痊復,以禪鴻名。及腠理微和,將遜 于位,而弘天資仁厚,孝心純確,既承朕命,掩欻不言,因茲感結,舊疾增甚。億 兆攸系,方崇下武之基;五福無徵,俄遷上賓之駕。昔周文至愛,遂延慶于九齡; 朕之不慈,遽永訣于千古。天性之重,追懷哽咽,宜申往命,加以尊名。夫謚者, 行之跡也;號者,事之表也。慈惠愛親曰‘孝’,死不忘君曰‘敬’,謚為孝敬皇 帝?!逼淠?,葬于緱氏縣景山之恭陵。制度一準天子之禮,百官從權制三十六日降 服。高宗親為制《睿德紀》,并自書之于石,樹于陵側。初,將營筑恭陵,功費鉅 億,萬姓厭役,呼嗟滿道,遂亂投磚瓦而散。

              太子無子,長壽中,制令楚王諱繼其后。中宗踐祚,制祔于太廟,號曰義宗, 又追贈妃裴氏為哀皇后。景云元年,中書令姚元之、吏部尚書宋璟奏言:“準禮, 大行皇帝山陵事終,即合祔廟。其太廟第七室,先祔皇昆義宗孝敬皇帝、哀皇后裴 氏神主。伏以義宗未登大位,崩后追尊,至神龍之初,乃特令升祔?!洞呵铩分x, 國君即位未逾年者,不合列昭穆。又古者祖宗各別立廟,孝敬皇帝恭陵既在洛州, 望于東都別立義宗之廟,遷祔孝敬皇帝、哀皇后神主,命有司以時享祭,則不違先 旨,又協古訓,人神允穆,進退得宜。在此神主,望入夾室安置,伏愿陛下以禮斷 恩?!痹t從之。開元六年,有司上言:“孝敬皇帝今別廟將建,亨祔有期,準禮, 不合更以義宗為廟號,請以本謚孝敬為廟稱?!庇谑鞘纪Ax宗之號。

              裴居道,絳州聞喜人,隋兵部侍郎鏡民孫也。父熙載,貞觀中為尚書左丞。居 道以女為太子妃,則天時,歷位納言、內史、太子少保,封翼國公。載初元年春, 為酷吏所陷,下獄死。

              章懷太子賢,字明允,高宗第六子也。永徽六年,封潞王。顯慶元年,遷授岐 州刺史。其年,加雍州牧、幽州都督。時始出閣,容止端雅,深為高宗所嗟賞。高 宗嘗謂司空李勛曰:“此兒已讀得《尚書》、《禮記》、《論語》,誦古詩賦復十 余篇,暫經領覽,遂即不忘。我曾遣讀《論語》,至‘賢賢易色’,遂再三覆誦。 我問何為如此,乃言性愛此言。方知夙成聰敏,出自天性?!饼埶吩?,徙封沛王, 加揚州都督、兼左武衛大將軍,雍州牧如故。二年,加揚州大都督。麟德二年,加 右衛大將軍。咸亨三年,改名德,徙封雍王,授涼州大都督,雍州牧、右衛大將軍 如故,食實封一千戶。上元元年,又依舊名賢。

              上元二上,孝敬皇帝薨。其年六月,立為皇太子,大赦天下,尋令監國。賢處 事明審,為時論所稱。儀鳳元年,手敕褒之曰:“皇太子賢自頃監國,留心政要。 撫字之道,既盡于哀矜;刑綱所施,務存于審察。加以聽覽余暇,專精墳典。往圣 遺編,咸窺壺奧;先王策府,備討菁華。好善載彰,作貞斯在,家國之寄,深副所 懷??少n物五百段?!辟t又招集當時學者太子左庶子張大安、洗馬劉訥言、洛州司 戶格希玄、學士許叔牙成玄一史藏諸周寶寧等,注范曄《后漢書》,表上之,賜物 三萬段,仍以其書付秘閣。

              時正議大夫明崇儼以符劾之術為則天所任使,密稱“英王狀類太宗”。又宮人 潛議云“賢是后姊韓國夫人所生”,賢亦自疑懼。則天又嘗為賢撰《少陽政范》及 《孝子傳》以賜之,仍數作書以責讓賢,賢逾不自安。調露二年,崇儼為盜所殺, 則天疑賢所為。俄使人發其陰謀事,詔令中書侍郎薛元超、黃門侍郎裴炎、御史大 夫高智周與法官推鞫之,于東宮馬坊搜得皁甲數百領,乃廢賢為庶人,幽于別所。 永淳二年,遷于巴州。文明元年,則天臨朝,令左金吾將軍丘神勣往巴州檢校賢宅, 以備外虞。神勣遂閉于別室,逼令自殺,年三十二。則天舉哀于顯福門,貶神勣為 疊州刺史,追封賢為雍王。神龍初,追贈司徒,仍遣使迎其喪柩,陪葬于乾陵。睿 宗踐祚,又追贈皇太子,謚曰章懷。有三子:光順、守禮、守義。

              光順,大授中封安樂郡王,尋被誅。

              守義,文明年封犍為郡王。垂拱四年,徙封永安郡王,病卒。

              守禮本名光仁,垂拱初改名守禮,授太子洗馬,封嗣雍王。時中宗遷于房陵, 睿宗雖居帝位,絕人朝謁,諸武贊成革命之計,深嫉宗枝。守禮以父得罪,與睿宗 諸子同處于宮中,凡十余年不出庭院。至圣歷元年,睿宗自皇嗣封為相王,許出外 邸。睿宗諸子五子皆封郡王,與守禮始居于外。神龍元年,中宗纂位,授守禮光祿 卿同正員。神龍中,遺詔進封邠王,賜實封五百戶。景云二年,帶光祿卿,兼幽州 刺史,轉左金吾衛大將軍,遙領單于大都護。先天二年,遷司空。開元初,歷虢、 隴、襄、晉、滑六州刺史,非奏事及大事,并上佐知州。時寧、申、岐、薛、邠同 為刺史,皆擇首僚以持綱紀。源乾曜、袁嘉祚、潘好禮皆為邠府長史兼州佐,守禮 唯弋獵、伎樂、飲謔而已。九年已后,諸王并征還京師。

              守禮以外枝為王,才識猥下,尤不逮岐、薛。多寵嬖,不修風教,男女六十余 人,男無中才,女負貞稱,守禮居之自若,高歌擊鼓。常帶數千貫錢債,或有諫之 者曰:“王年漸高,家累甚眾,須有愛惜?!笔囟Y曰:“豈有天子兄沒人葬?”諸 王因內宴言之,以為歡笑。時積陰累日,守禮白于諸王曰:“欲晴?!惫?。愆陽 涉旬,守禮曰:“即雨?!惫B澍。岐王等奏之,云:“邠哥有術?!笔囟Y曰: “臣無術也。則天時以章懷遷謫,臣幽閉宮中十余年,每歲被敕杖數頓,見瘢痕甚 厚。欲雨,臣脊上即沉悶,欲晴,即輕健,臣以此知之,非有術也?!碧殂粽唇?, 玄宗亦憫然。二十九年薨,年七十余,贈太尉。

              子承宏,開元初封廣武郡王,歷秘書員外監,又為宗正卿同正員。廣德元年, 吐蕃凌犯上都,乘輿幸陜。蕃、渾之眾入城,吐蕃宰相馬重英立承宏為帝,以于可 封、霍環等為宰相,補署百余人。旬余日,賊退,郭子儀率眾入城,送承宏于行在, 上不之責,止于虢州。尋死。承寧,天寶初,授率更令同正員,嗣邠王。承寀,至 德二載,燉封為煌郡王,加開府儀同三司。與仆固懷恩使回紇和親,因納其女為妃, 冊為毗伽公主?;丶v著勛,承寀甚遇恩寵。乾元元年六月卒,贈司空。

              唐法,嗣郡王但加四品階,親王子例著緋。開元中,張九齡為中書令,奏請寧、 薛王男并賜紫,邠王三男衣紫,余二十人衣緋,官亦不越六局郎,王府掾屬仍員外 置。十五載,扈從至巴蜀,依例著紫。

              中宗四男:章庶人生懿德太子重潤,后宮生庶人重福、節愍太子重俊、殤帝重 茂。

              懿德太子重潤,中宗長子也。本名重照,以避則天諱,故改焉。開耀二年,中 宗為皇太子,生重潤于東宮內殿,高宗甚悅。及月滿,大赦天下,改元為永淳。是 歲,立為皇太孫,開府置官屬。及中宗遷于房州,其府坐廢。圣歷初,中宗為皇太 子,封為邵王。大足元年,為人所構,與其妹永泰郡主、婿魏王武延基等竊議張易 之兄弟何得恣入宮中,則天令杖殺,時年十九。重潤風神俊朗,早以孝友知名,既 死非其罪,大為當時所悼惜。中宗即位,追贈皇太子,謚曰懿德,陪葬乾陵。仍為 聘國子監丞裴粹亡女為冥婚,與之合葬。又贈永泰郡主為公主,令備禮改葬,仍號 其墓為陵焉。

              庶人重福,中宗第二子也。初封唐昌王,圣歷三年,徙封平恩王。長安四年, 進封譙王,歷遷國子祭酒、左散騎常侍。神龍初,為韋庶人所譖,云與張易之兄弟 潛構成重潤之罪,由是左授濮州員外刺史,轉均州,司防守,不許視事。景龍三年, 中宗親祀南郊,大赦天下,流人并放還。重福不得歸京師,尤深郁怏,上表自陳曰: “臣聞功同賞異,則勞臣疑;罪均刑殊,則百姓惑。伏惟陛下德侔造化,明齊日月, 恩及飛鳥,惠加走獸。近者焚柴展禮,郊祀上玄,萬物沾愷悌之仁,六合承曠蕩之 澤。事無輕重,咸赦除之。蒼生并得赦除,赤子偏加擯棄,皇天平分之道;固此乎? 天下之人,聞者為臣流涕。況陛下慈念,豈不愍臣恓惶?伏望舍臣罪愆,許臣朝謁。 儻得一仰云陛,再睹陛圣顏,雖沒九泉,實為萬足。重投荒徼,亦所甘心?!北碜?不報。

              及韋庶人臨朝,遽令左屯衛大將軍趙承恩以兵五百人就均州守衛重福。俄而韋 氏伏誅,睿宗即位,又轉集州刺史。未及行,洛陽人張靈均進計于重福曰:“大王 地居嫡長,自合繼為天子。相王雖有討平韋氏功,安可越次而居大位!昔漢誅諸呂, 猶迎代王,今東都百官士庶,皆愿王來。王若潛行直詣洛陽,亦是從天上落,遣人 襲殺留守,即擁兵西據陜州,東下河北,此天下可圖也?!背?,景龍三年,鄭愔自 吏部侍郎出為江州司馬,便道詣重福陰相結托。至是又與靈均通傳動靜,亦密遣使 勸重福構逆,預推尊重福為天子,溫王重茂為皇太弟,自署為左丞相。重福乃遣家 臣王道先赴東都,潛募勇敢之士,重福遽自均州詐乘驛與靈均繼進。

              王道始至東都,俄有泄其謀者,洛州司馬崔日知捕獲其黨數十人。經聞重福至, 王道等率眾隨重福徑取左右屯營兵作亂,將至天津橋,愿從者已數百人,皆執持器 仗,助其威勢。侍御史李邕先詣左掖門,令閉關拒守。又至右屯營號令云:“重福 雖先帝之子,已得罪于先帝,今者無故入城,必是作亂。君等皆委質圣朝,宜盡誠 節,立功立事,以取富貴?!庇许?,重福果來奪右屯營,堅壁不動,營中矢射如雨。 便趣大臣掖門,擬取留守,遇門閉,遂縱火以燒城門。左屯營兵又來逼之,重福度 數窮,出自上東門而遁,匿于山谷間。明日,東都留守裴談等大出兵搜索,重福窘 迫,自投漕河而死,磔尸三日,時年三十一。詔曰:“集州刺史譙王重福,幼則兇 頑,長而險诐。幸托體于先圣,嘗通交于巨逆。子而不子,自絕于天。有國有家, 莫容于代。往者頗不含忍,長令幽縶。自大行晏駕,韋氏臨朝,將肆屠滅,尤加防 衛。洎天有成命,集于朕躬,永懷猶子之情,庶協先親之義。所以開置僚屬,任隆 刺舉,冀其悛改,以怙恩榮。而詿誤有徒,狂狡未息。便即私出均州,詐乘驛騎, 至于都下,遂逞其謀。先犯屯兵,次燒左掖,計窮力屈,投河而斃。雖人所共棄, 邦有常刑,我非不慈,爾自招咎。且聞其故,有惻于懷。昔劉長既歿,楚英遂殞, 以禮收葬,抑惟舊章,屈法申恩,宜仍舊寵??梢匀范Y葬?!?

              節愍太子重俊,中宗第三子也。圣歷元年,封義興郡王。長安中,累授衛尉員 外少卿。神龍初,封衛王,拜洛州牧,賜實封千戶,尋遷左衛大將軍,兼遙授揚州 大都督。二年秋,立為皇太子。重俊性雖明果,未有賢師傅,舉事多不法。俄以秘 書監楊璬、太常卿武崇訓并為太子賓客。璬等皆主婿年少,唯以蹴鞠猥戲取狎于重 俊,竟無調護之意。左庶子姚珽數上疏諫諍,右庶子平貞慎又獻《孝經議》、《養 德傳》以諷,重俊皆優納焉。

              時武三思得幸中宮,深忌重俊。三思子崇訓尚安樂公主,常教公主凌忽重俊, 以其非韋氏所生,常呼之為奴?;騽窆髡垙U重俊為王,自立為皇太女,重俊不勝 忿恨。三年七月,率左羽林大將軍李多祚、右羽林將軍李思沖、李承況、獨孤祎之、 沙吒忠義等,矯制發左右羽林兵及千騎三百余人,殺三思及崇訓于其第,并殺黨與 十余人。又令左金吾大將軍成王千里分兵守宮城諸門,自率兵趨肅章門,斬關而入, 求韋庶人及安樂公主所在。又以昭容上官氏素與三思奸通,扣閤索之。韋庶人及公 主遽擁帝馳赴玄武門樓,召左羽林將軍劉仁景等,令率留軍飛騎及百余人于樓下列 守。俄而多祚等兵至,欲突玄武門樓,宿衛者拒之;不得進。帝據檻呼多祚等所將 千騎,謂曰:“汝并是我爪牙,何故作逆?若能歸順,斬多祚等,與汝富貴?!庇?是千騎王歡喜等倒戈,斬多祚及李承況、獨孤祎之、沙吒忠義等于樓下,余黨遂潰 散。重俊既敗,率其屬百余騎趨肅章門,奔終南山。帝令長上果毅趙思慎率輕騎追 之。重俊至雩縣西十余里,騎不能屬,唯從奴數人。會日暮憩林下,為左右所殺。 制今梟首于朝,又獻之于太廟,并以祭三思、崇訓尸柩。

              睿宗即位,下制曰:“朕聞曾氏之孝也,慈親惑于疑聽;趙虜之族也,明主哀 而望思。歷考前聞,率由舊典。重俊,大行之子,元良守器。往罹構間,困于讒嫉。 莫顧鈇鉞,輕盜甲兵,有此誅夷,無不悲惋。今四兇咸服,十起何追,方申赤軍之 冤,以紓黃泉之痛??少浕侍??!敝u曰節愍,陪葬定陵。一子宗暉,開元初封湖 陽郡王。初,重俊被害,宮府僚吏莫敢近者,永和丞甯嘉勖解衣裹重俊首號哭,時 人義之。宗楚客聞而大怒,收付制獄,貶為平興丞,尋卒。睿宗踐祚,下制曰: “寧嘉勖能重名節,事高欒、向,幽涂已往,生氣凜然。靜言忠義,追存褒寵???贈永和縣令?!弊跁?,天寶中為衛尉員外卿。十一載,王鉷反,宗暉以賣宅與鉷, 貶涪川郡長史,量移盧陽長史。至德元年,追赴行在所,授特進、鴻臚卿。宗暉無 他才,以外族之親,受恩顧轉隆。太常員外卿卒。

              殤皇帝重茂,中宗第四子也。圣歷三年,封北海王。神龍初,進封溫王,授右 衛大將軍,兼遙領并州大都督,未出閤。景龍四年,中宗崩,韋庶人立重茂為帝, 而自臨朝稱制。及韋氏敗,重茂遂遜位,讓叔父相王,退居別所。景云二年,改封 襄王,遷于集州,令中郎將率兵五百人守衛。開元二年,轉房州刺史。尋薨,時年 十七,謚曰殤皇帝,葬于武功西原。

              史臣曰:前代以嬖婦孽子破國亡家者多矣,然未如大帝、孝和之甚也。高宗八 子,二王早世,為武后所斃者四人,章懷以母子之愛,穎悟之賢,猶不免于虎口。 況燕、澤、素節異腹之胤乎!覆載胡心,產茲鴆毒,悲夫!孝和母囂,婦傲女暴, 如置身群魅之中,安有保其終吉哉!天將滌蕩昏氛,非重茂所能枝也。

              贊曰:父子天性,嬖能害正。宜臼、申生,翻為不令。唐年鈞德,章懷最仁。 兇母畏明,取樂于身。

            展開全文

            本文來自投稿,不代表本人立場,如若轉載,請注明出處:http://www.www.xiepiaoren.cn/guji/893b2463560514984ba6d388.html

            乱中年女人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