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ite id="n1zua"><noscript id="n1zua"><samp id="n1zua"></samp></noscript></cite><rt id="n1zua"><optgroup id="n1zua"><acronym id="n1zua"></acronym></optgroup></rt>
<rt id="n1zua"></rt>

    <cite id="n1zua"></cite>
  1. <cite id="n1zua"><li id="n1zua"></li></cite>
    <rt id="n1zua"><meter id="n1zua"></meter></rt>

      <rt id="n1zua"><optgroup id="n1zua"><p id="n1zua"></p></optgroup></rt>

            <rt id="n1zua"><optgroup id="n1zua"></optgroup></rt>

            1. 「兒童故事網」
            2. 古籍鑒賞
            3. 沈昫等「舊唐書卷五十二列傳」部分譯文

            沈昫等「舊唐書卷五十二列傳」部分譯文

            馬懷素,潤州丹徒人。家住江都,年少時從師于李善。家境貧窮點不起燈,白天采集柴草,夜晚點燃用來看書,博覽經史,擅長寫文章??既∵M士,又應考制舉,榮登文字優贍科,提為..尉,四次升遷為左臺監察御史。長安年中(701),御史大夫魏元忠被張易之誣陷

            部分譯文

              馬懷素,潤州丹徒人。家住江都,年少時從師于李善。家境貧窮點不起燈,白天采集柴草,夜晚點燃用來看書,博覽經史,擅長寫文章??既∵M士,又應考制舉,榮登文字優贍科,提為..尉,四次升遷為左臺監察御史。

              長安年中(701),御史大夫魏元忠被張易之誣陷,發配至嶺表,太子仆崔貞慎、東宮率獨孤..之在郊外為之餞行。易之生氣,派人誣告貞慎等人與元忠同謀,則天命令懷素審訊,并派遣中使催促,暗示使其構成罪,懷素剛正不受命。則天生氣,詔見懷素親自質問,懷素上奏說“:元忠犯罪流放,貞慎等人以朋友親情相送,確實可以責備,如果認為他們是謀反,我不就在欺騙神明嗎?當年彭越由于謀反被殺,欒布在其尸首旁上奏陳事,漢朝對他不定罪,況且元忠的罪和彭越不同,陛下怎么能追加罪狀呢。陛下手握生死權力,若想追加其罪,這取決于圣上的心愿就可以了。如果托付給我審訊,我能敢不遵守陛下的法律嗎?”則天明白其意,貞慎等人由此獲免。當時夏官侍郎李迥秀倚仗張易之的權勢,接受賄賂,懷素上奏請求將其彈劾,迥秀于是被罷免官職。懷素多次升為禮部員外郎,與源乾曜、盧懷慎、李杰等人充任十道黜陟使。懷素處事公平寬待,為當時人所稱道。使令完成歸來,升為考功員外郎。當時達官貴戚恣情放縱,互相推諉職責公然進行,懷素無所阿諛逢迎,處事公平得當,提升為中書舍人。開元初年(713),為戶部侍郎,加銀青光祿大夫,多次封為常山縣公,多次提升為秘書監,兼昭文館學士。

              懷素雖然身居吏職,卻非常喜愛學習,手不釋卷,謙恭謹慎,極為玄宗所尊敬,令其與左散常侍褚無量一起作為侍讀。每次從旁門進來,都要他們坐著大轎?;噬暇幼≡趧e館,由于路遠,則令可在宮中乘馬,有時候親自送迎,以表尊師之禮。這時秘書省的典籍散落,條目無法敘述,懷素上疏說:“南齊以前的典籍已埋入土里,王儉編的《七志》很陳舊。以后的著述,數量很多,也未必詳悉。近來發行的有些書,以前史志缺乏的又沒有編入,有些是近人相傳,浮詞淺鄙卻還記載。如果不編錄,則難辯淄、澠。希望括減近來書籍的篇目,增入以前史志所遺缺的,續編王儉的《七志》,將其珍藏在秘府?!被噬嫌谑窃t令研究此方面的學者國子博士尹知章等人,分部撰寫,并且刊正經史,粗創首尾。此時懷素病死,年齡六十歲,皇上特意為他舉哀,停止上朝一天,贈予潤州刺史,謚號文。

              劉子玄,原名知幾,楚州刺史劉胤之的族孫。年少時與兄知柔都以擅長詞學著名,二十歲考取進士,被封為獲嘉主簿。證圣初年(695),朝廷令九品以上的文武官員談時政得失,知幾上書陳述四事,語詞非常懇切率直。當時官場虛假而法網嚴密,讀書人競相趨進卻多遭殺害,知幾于是著《思慎賦》,針貶時弊,表述見解。鳳閣侍郎蘇味道、李嶠讀了《思慎賦》后高興地說:“陸機《豪士》怕不及也?!?/p>

              知幾在長安多次升遷為左史,兼撰寫國史。升為鳳閣舍人,依舊著史。景龍初年(707),再轉為太子中允,仍然著國史。當時侍中韋巨源和紀處訥、中書令楊再思、兵部尚書宗楚客、中書侍郎蕭至忠一起監修國史,知幾認為監修的人太多,實在是撰史的弊病,肖至忠又曾經指責知幾著述沒有一定的標準,知幾于是上書給至忠,請求罷免史任。

              至忠憐惜知幾的才學,不同意解除史任。宗楚客嫉妒知幾的正直,對各位史官說“:此人著書如此這般,想置我于何地?”

              當時知幾又著《史通子》二十卷,充分闡述史策的體裁。太子右庶子徐堅非??粗剡@本書,曾經說:“任史職的人,應該將此書放置座右?!敝獛鬃载撌凡?,常??畤@時代無知己,于是將國史委托給著作郎吳兢,自己另外撰寫《劉氏家史》十五卷、《譜考》三卷。推究漢氏為陸終的后代,不是堯的后代。彭城、叢亭里諸劉,是宣帝的兒子楚孝王器的曾孫司徒居巢侯劉愷的后代,不是接續楚元王交。都考察明白,糾正了前代的錯誤,雖然被一般人所譏諷,但學者佩服他的博學。起初,知幾經常說如果得以受封,一定用居巢作為名字,用來接續司徒家族;后來因修《則天實錄》有功,果然被封為居巢縣子。又鄉人因為知幾兄弟六人考取進士,文章學問著名,改他們所在的鄉里名為高陽鄉居巢里。

              景云中(709),知幾多次升太子左庶子,兼崇文館學士,仍舊修國史,加封銀青光祿大夫。當時玄宗在東宮,知幾因姓名音讀類似皇上的名字,于是改名為子玄。第二年,皇太子準備親自定位于國學,有司起草禮節記載,使隨從臣子都乘馬著衣戴帽,子玄進言(略)。

              皇太子手令付外公開執行,仍然編入命令,定為常規。

              開元初年(713),子玄升為左散騎常侍,修史依舊。九年(721),長子貺為太樂令,觸犯刑律被發配流放。子玄命令主持政事者訴說道理,皇上知道了非常生氣,于是降子玄為安州都督。子玄主管國史,前前后后二十多年,撰述很多,頗為當時人所稱道。禮部尚書鄭惟忠曾經問子玄“:自古以來,文士多而史才少,為什么?”子玄回答說“:史才必須具備三個長處,世上沒有這樣的人,所以史才少。三個長處:稱之為才、學、識。有學而無才,也就如有良田萬頃,黃金滿鬭,卻讓愚蠢的人經營,最終不能成為經商的人。如果有才而無學,就好比想著木料石頭,像公輸一樣能干,但家中沒有木便木冉斧斤,最終不能成為建造宮室的人。史才還要應是正直,善惡都寫,使驕主賊臣,因此知道害怕,這就如虎添翼,善無可加,所向無敵了。如果沒有這些才能,不能擔任史任。自古以來,能符合這些條件的人很少見?!碑敃r人們認為這是聰明之言。子玄到安州,沒有幾年就去世了,享年六十一歲。子玄自小到老,著述作文從不倦怠,朝拜皇上時有論著,一定被授官職。子玄準備撰寫《三教珠莫》、《文館詞林》、《姓族系錄》,闡述《孝經》不是鄭玄注釋、《老子》不是河上公注釋,撰寫《唐書實錄》,有文集三十卷。數年后,玄宗下令河南府有學識者寫《史通》進獻,玄宗讀了認為子玄的著述很好,追封子玄為汲郡太守,后又追封工部尚書,謚號文。

              元行沖,河南人,后魏常山王素連的后代。少年時死了雙親,為外祖司農卿韋機撫養。博聞多學,尤其擅長音律和訓詁的寫作??既∵M士,多次轉為通事舍人,狄仁杰非常器重他。元行沖性情耿直,多次進言規誡,曾經對仁杰說“:下奉事上,就好比用自己積蓄來充實皇上的積蓄。如貴家的積蓄,脯臘月奚胰作為飯食用,參術芝精作為預防疾病用。我想門下賓客,可以充作好味者多,希望用小人備做一種藥物?!比式苄χf“:這是我的藥中寵物,怎么可以一日沒有呢?”九次遷為陜州刺史,兼隴右、關內兩道按察使,又授予太常少卿。

              元行沖認為本族出于后魏,但沒有編年史,于是撰寫《魏典》三十卷,事情詳細而文筆簡練,為學者稱道。初魏明帝時,河西柳谷瑞石有牛跟在馬后的形象,魏收舊史認為晉元帝是牛氏的后代,冒姓司馬,用來應證石文。行沖追根究底,認為后魏昭成帝名犍,繼晉元帝后受命,考正謠讖,特著論以明確這件事。

              開元初年(713),自太子詹事出朝任岐州刺史,又充任關內道按察使。行沖自己認為書生不可以擔負搏擊責任,因此辭去按察使。讓寧州刺史崔琬代替。不久又入朝為右散騎常侍、東都副留守。當時嗣彭王志目柬同父異母的哥哥志謙被人誣告謀反,審問之下,被迫承認了自己的不實之罪,就關進獄中等待判罪,十多人受牽連,行沖察明此事是冤案,一起將原情上奏。四次遷為大理卿。當時揚州長史李杰遭侍御史王旭陷害,皇上命令由大理卿評判,行沖認為李杰從政期間清白正直,不應該白白地被讒言陷害,又上奏請求按分列條目來從輕處理。當時雖不被采納,卻深為一時的輿論所贊譽。不久又堅持辭去刑獄官,求為散職。七年(719),又轉為左散騎常侍。九次遷為國子祭酒,一月后,被授予太子賓客、弘文館學士。多次被封為常山郡公。

              先時,秘書監馬懷素召集學者來接續王儉的《今書七志》,左散騎常侍褚無量在麗正殿校寫四部書,事未成而馬懷素、諸無量就死了,皇上下令行沖總代其職。于是行沖上表請求通撰古今書目,名為《群書四錄》,命學士..縣尉毋..、櫟陽尉韋述、曹州司法參軍殿踐猷、太學助教余欽等分部修檢,一年多后書成,獻給皇上?;噬嫌痔亓钚袥_撰御所注《孝經》疏義,在學館陳列。不久因為衰老緣故停止主持麗正殿校寫書的事務。

              當初,有左衛率府長史魏光乘上奏請求通用魏征所注《類禮》,皇上即令行沖召集學者撰寫《義疏》,準備陳列在學館。行沖于是召引國子博士范行恭、四門助教施敬本研討削減,縮成五十卷,十四年(725)八月獻給皇上。尚書左丞相張說反駁說:“今天的《禮記》,是前漢戴德、戴圣編錄,歷代傳習,已近千年,為經典著作,不可刊削。到了魏代孫炎開始改舊本,以類相比,有同抄書,與先人所編的不同,終究沒有采用。貞觀年中,魏征根據孫炎所致,使之更加有秩序,并為之注解,先朝雖厚加賞賜,但書終究也不予采用?,F在行沖等人去除魏征所做注解,縮成一家,然而與先人比較,章句隔絕,如果要采用,我擔心不行?!被噬险J為張說是對的,于是賜給行沖等人二百匹絹,將書貯存在內府,最終不得在學館陳列。行沖不滿眾儒排擠自己,辭去官職,著論以排解郁悶,名為《釋疑》。

              元行沖不久又多次上書請求做官,皇上應允了。十七年(729)逝世,終年七十七歲,追封禮部尚書,謚號叫獻。

              吳兢,汴州浚儀人。勵志勤學,博通經史。宋州人魏元忠、亳州人朱敬則十分器重吳兢,等到居相輔位,推薦吳兢有史才,可以居近侍,于是使他任直史館,撰寫國史。幾個月后,授予右拾遺內供奉。神龍二年(706),升右補闕,與韋承慶、崔融、劉子玄一起撰寫《則天實錄》成功,轉為起居郎。不久升水部郎中,遭逢父母喪事返回鄉里。開元三年(715),停止服喪,上奏給皇帝說:“我修史已完成數十卷,自從停職還家,不忘紙札,請求繼續完成剩下的工作?!庇谑鞘谟柚G議大夫,依照從前撰寫國史。不久兼修文館學士,經歷衛尉少卿、左庶子等職。居職將近三十年,撰書敘事簡明扼要,人們使用時稱道他。末年傷于敘事過于簡略,《國史》未修成。十七年,出任荊州司馬,皇帝詔令允許將史稿自己帶走。中書令肖嵩監修國史,上奏拿取吳兢撰寫的《國史》,得到六十五卷。多次升臺、洪、饒、蘄四州刺史,加封銀青光祿大夫,升相州長史,封襄垣縣子。天寶初年(742)改官名,為鄴郡太守,入朝任恒王傅。

              吳兢曾經認為梁、陳、齊、周、隋五代史繁雜,于是另外撰寫梁、齊、周史各十卷、《陳史》五卷、《隋史》二十卷,又由于太簡略受到損害。吳兢雖然年老氣衰,還是希望擔任史職,但行步傴僂,李林甫認為吳兢年老不予任用。天寶八年(748),在家中去世,終年八十多歲。吳兢死后,他的兒子進獻他撰寫的《唐史》八十多卷,事情多有紕繆,趕不上壯年所寫。吳兢家積聚的書很多,曾經按條目登記書的次序,名為《吳氏西齊書目》。

            舊唐書簡介

              《舊唐書》共200卷,包括《本紀》20卷、《志》30卷、《列傳》150卷,原名《唐書》,宋祁、歐陽修等所編著《新唐書》問世后,才改稱《舊唐書》,成書于后晉開運二年(945年)。

            舊唐書·卷五十二列傳原文

              ○馬懷素 褚無量 劉子玄 兄知柔 子貺 餗匯 秩 迅 迥

              徐堅元行 沖 吳兢 韋述 弟逌 迪 蕭直 蕭穎士 母 煚殷踐猷附

              馬懷素,潤州丹徒人也。寓居江都,少師事李善。家貧無燈燭,晝采薪蘇,夜 燃讀書,遂博覽經史,善屬文。舉進士,又應制舉,登文學優贍科,拜郿尉,四遷 左臺監察御史。

              長安中,御史大夫魏元忠為張易之所構,配徙嶺表,太子仆崔貞慎、東宮率獨 孤祎之餞于郊外。易之怒,使人誣告貞慎等與元忠同謀,則天令懷素按鞫,遣中使 促迫,諷令構成其事,懷素執正不受命。則天怒,召懷素親加詰問,懷素奏曰: “元忠犯罪配流,貞慎等以親故相送,誠為可責,若以為謀反,臣豈誣罔神明?昔 彭越以反伏誅,欒布奏事于其尸下,漢朝不坐,況元忠罪非彭越,陛下豈加追送之 罪。陛下當生殺之柄,欲加之罪,取決圣衷可矣。若付臣推鞫,臣敢不守陛下之法?” 則天意解,貞慎等由是獲免。時夏官侍郎李迥秀恃張易之之勢,受納貨賄,懷素奏 劾之,迥秀遂罷知政事。懷素累轉禮部員外郎,與源乾曜、盧懷慎、李杰等充十道 黜陟使。懷素處事平恕,當時稱之。使還,遷考功員外郎。時貴戚縱恣,請托公行, 懷素無所阿順,典舉平允,擢拜中書舍人。開元初,為戶部侍郎,加銀青光祿大夫, 累封常山縣公,三遷秘書監,兼昭文館學士。

              懷素雖居吏職,而篤學,手不釋卷,謙恭謹慎,深為玄宗所禮,令與左散騎常 侍褚無量同為侍讀。每次閣門,則令乘肩輿以進。上居別館,以路遠,則命宮中乘 馬,或親自送迎,以申師資之禮。是時秘書省典籍散落,條疏無敘,懷素上疏曰: “南齊已前墳籍,舊編王儉《七志》。已后著述,其數盈多,《隋志》所書,亦未 詳悉?;蚬艜?,前志闕而未編;或近人相傳,浮詞鄙而猶記。若無編錄,難辯 淄、澠。望括檢近書篇目,并前志所遺者,續王儉《七志》,藏之秘府?!鄙嫌谑?召學涉之士國子博士尹知章等,分部撰錄,并刊正經史,粗創首尾。會懷素病卒, 年六十,上特為之舉哀,廢朝一日,贈潤州刺史,謚曰文。

              褚無量,字弘度,杭州鹽官人也。幼孤貧,勵志好學。家近臨平湖,時湖中有 龍斗,傾里闬就觀之,無量時年十二,讀書晏然不動。及長,尤精《三禮》及《史 記》,舉明經,累除國子博士。景龍三年,遷國子司業,兼修文館學士。是歲,中 宗將親祀南郊,詔禮官學士修定儀注。國子祭酒祝欽明、司業郭山惲皆希旨,請以 皇后為亞獻,無量獨與太常博士唐紹、蔣欽緒固爭,以為不可。無量建議曰:

              夫郊祀者,明王之盛事,國家之大禮。行其禮者,不可以臆斷,不可以情求, 皆上順天心,下符人事,欽若稽古,率由舊章,然后可以交神明,可以膺福祐。然 禮文雖眾,莫如《周禮》?!吨芏Y》者,周公致太平之書,先圣極由衷之典,法天 地而行教化,辯方位而敘人倫。其義可以幽贊神明,其文可以經緯邦國,備物致用, 其可忽乎!至如冬至圓丘,祭中最大,皇后內主,禮位甚尊。若合郊天助祭,則當 具著禮典。今遍檢《周官》,無此儀制。蓋由祭天南郊,不以地配,唯將始祖為主, 不以祖妣配天,故唯皇帝親行其禮,皇后不合預也。

              謹按《大宗伯》職云:“若王不祭祀,則攝位?!薄蹲ⅰ吩疲骸巴跤泄?,代行 其祭事?!毕挛脑疲骸胺泊蠹漓?,王后不與,則攝而薦豆籩,徹?!比艋屎蠛现?, 承此下文,即當云“若不祭祀,則攝而薦豆籩?!苯裼谖纳细鸱?,則是別生馀事。 夫事與上異,則別起凡。凡者,生上起下之名,不專系于本職?!吨芏Y》一部之內, 此例極多,備在文中,不可具錄。又王后助祭,親薦豆籩而不徹。案《九嬪》職云: “凡祭,贊后薦,徹豆籩?!薄蹲ⅰ吩疲骸昂筮M之而不徹?!眲t知中徹者,為宗伯 生文。若宗伯攝祭,則宗伯親徹,不別使人。又案“外宗掌宗廟之祀,王后不與, 則贊宗伯”。此之一文,與上相證。何以明之?案外宗唯掌宗廟祭祀,不掌郊天, 足明此文是宗廟祭也。案王后行事,總在《內宰》職中。檢其職文,唯云:“大祭 祀,后稞獻則贊,瑤爵亦如之?!薄多嵶ⅰ吩疲骸爸^祭宗廟也?!薄蹲ⅰ匪灾?, 以文云“稞獻”,祭天無稞,以此得知。又祭天之器,則用陶匏,亦無瑤爵,《注》 以此得知是宗廟也。又內司服掌王后六服,無祭天之服;而巾車職掌王后之五輅, 亦無后祭天之輅;祭天七獻,無后亞獻。以此諸文參之,故知后不合助祭天也。

              唯《漢書》《郊祀志》則有天地合祭,皇后預享之事,此則西漢末代,強臣擅 朝,悖亂彝倫,黷神諂祭,不經之典,事涉誣神。故《易傳》曰:“誣神者,殃及 三代?!薄短摹吩唬骸罢帕⒐α⑹?,可以永年,承天之大律?!彼故凡咧?誡,豈可不知。今南郊禮儀,事不稽古,忝守經術,不敢默然。請旁詢碩儒,俯摭 舊典,采曲臺之故事,行圓丘之正儀,使圣朝葉昭曠之涂,天下知文物之盛,豈不 幸甚。

              時左仆射韋巨源等阿旨,葉同欽明之議,竟不從無量所奏。

              尋以母老請停官歸侍。景云初,玄宗在春宮,召拜國子司業,兼皇太子侍讀, 嘗撰《翼善記》以進之,皇太子降書嘉勞,赍絹四十匹。太極元年,皇太子國學親 釋奠,令無量講《老經》、《禮記》,各隨端立義,博而且辯,觀者嘆服焉。既畢, 進授銀青光祿大夫,兼賜以章服,并彩絹百段。玄宗即位,遷郯王傅,兼國子祭酒。 尋以師傅恩遷左散騎常侍,仍兼國子祭酒,封舒國公,實封二百戶。未幾,丁憂解 職,廬于墓側。其所植松柏,時有鹿犯之,無量泣而言曰:“山中眾草不少,何忍 犯吾先塋樹哉!”因通夕守護。俄有群鹿馴狎,不復侵害,無量因此終身不食鹿肉。 服闋,召拜左散騎常侍,復為侍讀。以其年老,每隨仗出入,特許緩行,又為造腰 輿,令內給使輿于內殿。無量頻上書陳時政得失,多見納用。又嘗手敕褒美,賜物 二百段。

              無量以內庫舊書,自高宗代即藏在宮中,漸致遺逸,奏請繕寫刊校,以弘經籍 之道。玄宗令于東都乾元殿前施架排次,大加搜寫,廣采天下異本。數年間,四部 充備,仍引公卿已下入殿前,令縱觀焉。開元六年駕還,又敕無量于麗正殿以續前 功?;侍蛹佰巴跛弥钡任迦?,年近十歲,尚未就學,無量繕寫《論語》、《孝經》 各五本以獻。上覽之曰:“吾知無量意無量?!卞崃钸x經明篤行之士國子博士郄恆 通郭謙光、左拾遺潘元祚等,為太子及郯王已下侍讀。七年,詔太子就國子監行齒 胄之禮,無量登座說經,百僚集觀,禮畢,賞賜甚厚。明年,無量病卒,年七十五。 臨終遺言以麗正寫書未畢為恨。上為舉哀,廢朝兩日,贈禮部尚書,謚曰文。

              初,無量與馬懷素俱為侍讀,顧待甚厚;及無量等卒后,秘書少監康子原、國 子博士侯行果等又入侍講,雖屢加賞賜,而禮遇不逮褚焉。

              劉子玄,本名知幾,楚州刺史胤之族孫也。少與兄知柔俱以詞學知名,弱冠舉 進士,授獲嘉主簿。證圣年,有制文武九品已上各言時政得失,知幾上表陳四事, 詞甚切直。是時官爵僭濫而法網嚴密,士類競為趨進而多陷刑戮,知幾乃著《思慎 賦》以刺時,且以見意。鳳閣侍郎蘇味道、李嶠見而嘆曰:“陸機《豪士》所不及 也?!?

              知幾長安中累遷左史,兼修國史。擢拜鳳閣舍人,修史如故。景龍初,再轉太 子中允,依舊修國史。時侍中韋巨源紀處訥、中書令楊再思、兵部尚書宗楚客、中 書侍郎蕭至忠并監修國史,知幾以監修者多,甚為國史之弊。蕭至忠又嘗責知幾著 述無課,知幾于是求罷史任,奏記于至忠曰:

              仆自策名士伍,待罪朝列,三為史臣,再入東觀,竟不能勒成國典,貽彼后來 者,何哉?靜言思之,其不可者五也。何者?古之國史,皆出自一家,如魯、漢之 丘明、子長,晉、齊之董狐、南史,咸能立言不朽,藏諸名山,未聞藉以眾功,方 云絕筆。唯后漢東觀,大集群儒,而著述無主,條章靡立。由是伯度譏其不實,公 理以為可焚,張、蔡二子紀之于當代,傅、范兩家嗤之于后葉。今史司取士,有倍 東京,人自以為荀、袁,家自稱為政、駿。每欲記一事,載一言,皆閣筆相視,含 毫不斷。故首白可期,而汗青無日。其不可一也。

              前漢郡國計書,先上太史,副上丞相;后漢公卿所撰,始集公府,乃上蘭臺。 由是史官所修,載事為博。原自近古,此道不行,史臣編錄,唯自詢采。而左右二 史,闕注起居;衣冠百家,罕通行狀。求風俗于州郡,視聽不該;討沿革于臺閣, 簿籍難見。雖使尼父再出,猶且成其管窺,況限以中才,安能遂其博物。其不可二 也。

              昔董狐之書法也,以示于朝;南史之書弒也,執簡以往。而近代史局,皆通籍 禁門,幽居九重,欲人不見。尋其義者,由杜彼顏面,防諸請謁故也。然今館中作 者,多士如林,皆愿長喙,無聞舌。倘有五始初成,一字加貶,言未絕口而朝野具 知,筆未棲毫而搢紳咸誦。夫孫盛實錄,取嫉權門;王韶直書,見讎貴族。人之情 也,能無畏乎!其不可三也。

              古者刊定一史,纂成一家,體統各殊,指歸咸別。夫《尚書》之教也,以疏通 知遠為主;《春秋》之義也,以懲惡勸善為先?!妒酚洝穭t退處士而進奸雄,《漢 書》則抑忠臣而飾主闕。斯并曩賢得失之例,良史是非之準,作者言之詳矣。頃史 官注記,多取稟監修,楊令公則云“必須直詞”,宗尚書則云“宜多隱惡”。十羊 九牧,其事難行;一國三公,適從焉在?其不可四也。

              竊以史置監修,雖無古式,尋其名號,可得而言。夫言監者,蓋總領之義耳。 如創紀編年,則年有斷限;草傳敘事,則事有豐約?;蚩陕远宦?,或應書而不書, 此失刊削之例也。屬詞比事,勞逸宜均;揮鉛奮墨,勤惰須等。某帙某篇,付之此 職;某紀某傳,歸之此官。此銓配之理也。斯并宜明立科條,審定區域,倘人思自 勉,則書可立成。今監之者既不指授,修之者又無遵奉。用使爭學茍且,務相推避, 坐變炎涼,徒延歲月。其不可五也。

              凡此不可,其流實多,一言以蔽,三隅自反。而時談物議,焉得笑仆編次無聞 者哉!比者伏見明公每汲汲于勸誘,勤勤于課績?;蛟茐灱轮?,努力用心;或云 歲序已淹,何時輟手?竊以綱維不舉,而督課徒勤,雖威以次骨之刑,勖以懸金之 賞,終不可得也。語曰:“陳力就列,不能則止?!逼退员日卟紤阎?,歷詆群 公,屢辭載筆之官,愿罷記言之職者,正為此耳。當今朝號得人,國稱多士。蓬山 之下,良直差肩;蕓閣之中,英奇接武。仆既功虧刻鵠,筆未獲麟,徒殫太官之膳, 虛索長安之米,乞以本職,還其舊居,多謝簡書,請避賢路。惟明公足下哀而許之。

              至忠惜其才,不許解史任。宗楚客嫉其正直,謂諸史官曰:“此人作書如是, 欲置我何地!”

              時知幾又著《史通子》二十卷,備論史策之體。太子右庶子徐堅深重其書,嘗 云:“居史職者,宜置此書于座右?!敝獛鬃载撌凡?,??畷r無知己,乃委國史于 著作郎吳兢,別撰《劉氏家史》十五卷、《譜考》三卷。推漢氏為陸終苗裔,非堯 之后。彭城叢亭里諸劉,出自宣帝子楚孝王囂曾孫司徒居巢侯劉愷之后,不承楚元 王交。皆按據明白,正前代所誤,雖為流俗所譏,學者服其該博。初,知幾每云若 得受封,必以居巢為名,以紹司徒舊邑;后以修《則天實錄》功,果封居巢縣子。 又鄉人以知幾兄弟六人進士及第,文學知名,改其鄉里為高陽鄉居巢里。

              景云中,累遷太子左庶子,兼崇文館學士,仍依舊修國史,加銀青光祿大夫。 時玄宗在東宮,知幾以名音類上名,乃改子玄。二年,皇太子將親釋奠于國學,有 司草儀注,令從塵皆乘馬著衣冠。子玄進議曰:

              古者自大夫已上,皆乘車而以馬為騑服。魏、晉已降,迄乎隋代,朝士又駕牛 車,歷代經史,具有其事,不可一二言也。至如李廣北征,解鞍憩息;馬援南伐, 據鞍顧盼。斯則鞍馬之設,行于軍旅;戎服所乘,貴于便習者也。按江左官至尚書 郎而輒輕乘馬,則為御史所彈。又顏延之罷官后,好騎馬出入閭里,當代稱其放誕。 此則專車憑軾,可擐朝衣;單馬御鞍,宜從褻服。求之近古,灼然之明驗也。

              自皇家撫運,沿革隨時。至如陵廟巡謁,王公冊命,則盛服冠履,乘彼輅車。 其士庶有衣冠親迎者,亦時以服箱充馭。在于他事,無復乘車,貴賤所行,通用鞍 馬而已。臣伏見比者鑾輿出幸,法駕首途,左右侍臣,皆以朝服乘馬。夫冠履而出, 只可配車而行,今乘車既停,而冠履不易,可謂唯知其一而未知其二也。何者?褒 衣博帶,革履高冠,本非馬上所施,自是車中之服。必也韈而升鐙,跣以乘鞍,非 唯不師古道,亦自取驚今俗。求諸折中,進退無可。且長裾廣袖,礻詹如翼如,鳴 珮行組,鏘鏘奕奕,馳驟于風塵之內,出入于旌棨之間,倘馬有驚逸,人從顛墜, 遂使屬車之右,遣履不收,清道之傍,絓驂相續,固以受嗤行路,有損威儀。

              今議者皆云秘閣有《梁武帝南郊圖》,多有危冠乘馬者,此則近代故事,不得 謂無其文。臣案此圖是后人所為,非當時所撰。且觀代間有古今圖畫者多矣,如張 僧繇畫《群公祖二疏》,而兵士有著芒屩者;閻立本畫《明君入匈奴》,而歸人有 著帷帽者。夫芒屩出于水鄉,非京華所有;帷帽創于隋代,非漢官所作。議者豈可 征此二畫,以為故實者乎?由斯而言,則《梁氏南郊之圖》,義同于此。又傅稱因 俗,禮貴緣情。殷輅周冕,規模不一;秦冠漢佩,用舍無常。況我國家道軼百王, 功高萬古,事有不便,理資變通,其乘馬衣冠,竊謂宜從省廢。臣懷此異議,其來 自久,日不暇給,未及搉楊。今屬殿下親從齒胄,將臨國學,凡有衣冠乘馬,皆憚 此行,所以輒進狂言,用申鄙見。

              皇太子手令付外宣行,仍編入令,以為常式。

              開元初,遷左散騎常侍,修史如故。九年,長子貺為太樂令,犯事配流。子玄 詣執政訴理,上聞而怒之,由是貶授安州都督府別駕。子玄掌知國史,首尾二十馀 年,多所撰述,甚為當時所稱。禮部尚書鄭惟忠嘗問子玄曰:“自古已來,文士多 而史才少,何也?”對曰:“史才須有三長,世無其人,故史才少也。三長:謂才 也,學也,識也。夫有學而無才,亦猶有良田百頃,黃金滿籝,而使愚者營生,終 不能致于貨殖者矣。如有才而無學,亦猶思兼匠石,巧若公輸,而家無楩楠斧斤, 終不果成其宮室者矣。猶須好是正直,善惡必書,使驕主賊臣,所以知懼,此則為 虎傅翼,善無可知,所向無敵者矣。脫茍非其才,不可叨居史任。自夐古已來,能 應斯目者,罕見其人?!睍r人以為知言。子玄至安州,無幾而卒,年六十一。自幼 及長,述作不倦,朝有論著,必居其職。預修《三教珠英》、《文館詞林》、《姓 族系錄》,論《孝經》非鄭玄注、《老子》河上公注,修《唐書實錄》,皆行于代, 有集三十卷。后數年,玄宗敕河南府就家寫《史通》以進,讀而善之,追贈汲郡太 守;尋又贈工部尚書,謚曰文。

              兄知柔,少以文學政事,歷荊揚曹益宋海唐等州長史刺史、戶部侍郎、國子司 業、鴻臚卿、尚書右丞、工部尚書、東都留守。卒,贈太子少保,謚曰文。代傳儒 學之業,時人以述作名其家。

              子玄子貺、餗、匯、秩、迅、迥,皆知名于時。

              貺,博通經史,明天文、律歷、音樂、醫算之術,終于起居郎、修國史。撰 《六經外傳》三十七卷、《續說苑》十卷、《太樂令壁記》三卷、《真人肘后方》 三卷、《天宮舊事》一卷。

              餗,右補闕、集賢殿學士、修國史。著《史例》三卷、《傳記》三卷、《樂府 古題解》一卷。

              匯,給事中、尚書右丞、左散騎常侍、荊南長沙節度,有集三卷。

              秩,給事中、尚書右丞、國子祭酒。撰《政典》三十五卷、《止戈記》七卷、 《至德新議》十二卷、《指要》三卷。論喪紀制度加籩豆,許私鑄錢,改制國學, 事各在本志。

              迅,右補闕,撰《六說》五卷。

              迥,諫議大夫、給事中,有集五卷。

              貺子浹、滋,匯子贊。滋,貞元中位至宰輔。贊,觀察使,自有傳。

              徐堅,西臺舍人齊聃子也。少好學,遍覽經史,性寬厚長者。進士舉,累授太 學。圣歷中,車駕在三陽宮,御史大夫楊再思、太子左庶子王方慶為東都留守,引 堅為判官,表奏專以委之。方慶善《三禮》之學,每有疑滯,常就堅質問,堅必能 征舊說,訓釋詳明,方慶深善之。又賞其文章典實,常稱曰:“掌綸誥之選也?!?再思亦曰:“此鳳閣舍人樣,如此才識,走避不得?!眻杂峙c給事中徐彥伯、定王 府倉曹劉知幾、右補闕張說同修《三教珠英》。時麟臺監張昌宗及成均祭酒李嶠總 領其事,廣引文詞之士,日夕談論,賦詩聚會,歷年未能下筆。堅獨與說構意撰錄, 以《文思博要》為本,更加《姓氏》、《親族》二部,漸有條匯。諸人依堅等規制, 俄而書成,遷司封員外郎。則天又令堅刪改《唐史》,會則天遜位而止。

              神龍初,再遷給事中。時雍州人韋月將上書告武三思不臣之跡,反為三思所陷, 中宗即令殺之。時方盛夏,堅上表曰:“月將誣構良善,故違制命,準其情狀,誠 合嚴誅。但今硃夏在辰,天道生長,即從明戮,有乖時令。謹按《月令》:‘夏行 秋令,則丘隰水潦,禾稼不熟?!菹抡Q膺靈命,中興圣圖,將弘義、軒之風,以 光史策之美,豈可非時行戮,致傷和氣哉!君舉必書,將何以訓?伏愿詳依國典, 許至秋分,則知恤刑之規,冠于千載;哀矜之惠,洽乎四海?!敝凶诩{堅所奏,遂 令決杖,配流嶺表。

              睿宗即位,堅自刑部侍郎加銀青光祿大夫,拜左散騎常侍,俄轉黃門侍郎。時 監察御史李知古請兵以擊姚州西貳河蠻,既降附,又請筑城,重征稅之。堅以蠻夷 生梗,可以羈縻屬之,未得同華夏之制,勞師涉遠,所損不補所獲,獨建議以為不 便。睿宗不從,令知古發劍南兵往筑城,將以列置州縣。知古因是欲誅其豪杰,沒 子女以為奴婢。蠻眾恐懼,乃殺知古,相率反叛,役徒奔潰,姚、巂路由是歷年不 通。

              堅妻即侍中岑羲之妹,堅以與羲近親,固辭機密,乃轉太子詹事,謂人曰: “非敢求高,蓋避難也?!奔棒苏D,堅竟免坐累。出為絳州刺史,五轉復入為秘書 監。開元十三年,再遷左散騎常侍。其年,玄宗改麗正書院為集賢院,以堅為學士, 副張說知院事,累封東??す?。以修東封儀注及從升太山之功,特加光祿大夫。堅 多識典故,前后修撰格式、氏族及國史等,凡七入書府,時論美之。十七年卒,年 七十馀。上深悼惜之,遣中使就家吊,內出絹布以賻,贈太子少保,謚曰文。堅長 姑為太宗充容,次姑為高宗婕妤,并有文藻。堅父子以詞學著聞,議者方之漢世班 氏。

              元行沖,河南人,后魏常山王素連之后也。少孤,為外祖司農卿韋機所養。博 學多通,尤善音律及詁訓之書。舉進士,累轉通事舍人,納言狄仁杰甚重之。行沖 性不阿順,多進規誡,嘗謂仁杰曰:“下之事上,亦猶蓄聚以自資也。譬貴家儲積, 則脯臘膎胰以供滋膳,參術芝桂以防疴疾。伏想門下賓客,堪充旨味者多,愿以小 人備一藥物?!比式苄Χ^人曰:“此吾藥籠中物,何可一日無也!”九遷至陜州 刺史,兼隴右、關內兩道按察使,未行,拜太常少卿。

              行沖以本族出于后魏,而未有編年之史,乃撰《魏典》三十卷,事詳文簡,為 學者所稱。初魏明帝時,河西柳谷瑞石有牛繼馬后之象,魏收舊史以為晉元帝是牛 氏之子,冒姓司馬,以應石文。行沖推尋事跡,以后魏昭成帝名犍,繼晉受命,考 校謠讖,著論以明之。

              開元初,自太子詹事出為岐州刺史,又充關內道按察使。行沖自以書生不堪博 擊之任,固辭按察,乃以寧州刺史崔琬代焉。俄復入為右散騎常侍、東都副留守。 時嗣彭王志柬庶兄志謙被人誣告謀反,考訊自誣,系獄待報,連坐十數人,行沖 察其冤濫,并奏原之。四遷大理卿。時揚州長史李杰為侍御史王旭所陷,詔下大理 結罪,行沖以杰歷政清貞,不宜枉為讒邪所構,又奏請從輕條出之。當時雖不見從, 深為時論所美。俄又固辭刑獄之官,求為散職。七年,復轉左散騎常侍。九遷國子 祭酒,月馀,拜太子賓客、弘文館學士。累封常山郡公。

              先是,秘書監馬懷素集學者續王儉《今書七志》,左散騎常侍褚無量于麗正殿 校寫四部書,事未就而懷素、無量卒,詔行沖總代其職。于是行沖表請通撰古今書 目,名為《群書四錄》,命學士鄠縣尉毋煚、櫟陽尉韋述、曹州司法參軍殷踐猷、 太學助教余欽等分部修檢,歲馀書成,奏上,上嘉之。又特令行沖撰御所注《孝經》 疏義,列于學官。尋以衰老罷知麗正殿校寫書事。

              初,有左衛率府長史魏光乘奏請行用魏征所注《類禮》,上遽令行沖集學者撰 《義疏》,將立學官。行沖于是引國子博士范行恭、四門助教施敬本檢討刊削,勒 成五十卷,十四年八月奏上之。尚書左丞相張說駁奏曰:“今之《禮記》,是前漢 戴德、戴圣所編錄,歷代傳習,已向千年,著為經教,不可刊削。至魏孫炎始改舊 本,以類相比,有同抄書,先儒所非,竟不行用。貞觀中,魏征因孫炎所修,更加 整比,兼為之注,先朝雖厚加賞錫,其書竟亦不行。今行沖等解征所注,勒成一家, 然與先儒第乖,章句隔絕,若欲行用,竊恐未可?!鄙先黄渥?,于是賜行沖等絹二 百匹,留其書貯于內府,竟不得立于學官。行沖恚諸儒排己,退而著論以自釋,名 曰《釋疑》。其詞曰:

              客問主人曰:“小戴之學,行之已久;康成銓注,見列學官。傳聞魏公,乃有 刊易;又承制旨,造疏將頒。未悉二經,孰為優劣?”主人答曰:“小戴之禮,行 于漢末,馬融注之,時所未睹。盧植分合二十九篇而為說解,代不傳習。鄭絪子干, 師于季長。屬黨錮獄起,師門道喪,康成于竄伏之中,理紛拿之典,志存探究,靡 所咨謀。而猶緝述忘疲,聞義能徙,具于《鄭志》,向有百科。章句之徒,曾不窺 覽,猶遵覆轍,頗類刻舟。王肅因之,重茲開釋,或多改駁,仍按本篇。又鄭學之 徒,有孫炎者,雖扶玄義,乃易前編。自后條例支分,箴石間起。馬伷增革,向逾 百篇;葉遵刪修,僅全十二。魏公病群言之錯雜,眾說之精深。經文不同,未敢 刊正;注理睽誤,寧不芟礱。成畢上聞,太宗嘉賞,赍縑千匹,錄賜儲籓。將期頒 宣,未有疏義。圣皇纂業,耽古崇儒,高曾規矩,宜所修襲,乃制昏愚,甄分舊義。 其有注遺往說,理變新文,務加搜窮,積稔方畢。具錄呈進,敕付群儒,庶能斟詳, 以課疏密。豈悟章句之士,堅持昔言,特嫌知新,欲仍舊貫,沉疑多月,擯壓不申, 優劣短長,定于通識,手成口答,安敢銓量?!?

              客曰:“當局稱迷,傍觀見審,累朝銓定,故是周詳,何所為疑,不為申列?” 答曰:“是何言歟?談豈容易!昔孔安國注壁中書,會巫蠱事,經籍道息。族兄臧 與之書曰:‘相如常忿俗儒淫詞冒義,欲撥亂反正而未能果。然雅達通博,不代而 生;浮學宋株,比肩皆是。眾非難正,自古而然。誠恐此道未申,而以獨智為議也?!?則知變易章句,其難一矣。

              “漢有孔季產者,專于古學;有孔扶者,隨俗浮沉。扶謂產云:‘今朝廷皆為 章句內學,而君獨修古義,修古義則非章句內學,非章句內學則危身之道也。獨善 不容于代,必將貽患禍乎!”則知變易章句,其難二矣。

              “劉歆以通書屬文,待詔官署,見《左氏傳》而大好之,后蒙親近,欲建斯業。 哀帝欣納,令其討論,各遷延推辭,不肯置對。劉歆移書責讓,其言甚切,諸博士 等皆忿恨之。名儒龔勝,時為光祿,見歆此議,乃乞骸骨;司空師丹,因大發怒, 奏歆改亂前志,非毀先朝所立。帝曰:“此廣道術,何為毀耶?”由是犯忤大臣, 懼誅,求出為河南太守,宗室不典三河,又徙五原太守。以君實之著名好學,公仲 之深博守道,猶迫同門朋黨之議,卒令子駿負謗于時。則知變易章句,其難三矣。

              “子雍規玄數十百件,守鄭學者,時有中郎馬昭,上書以為肅繆。詔王學之輩, 占答以聞。又遣博士張融案經論詰,融登召集,分別推處,理之是非,具《呈證論》。 王肅酬對,疲于歲時。則知變易章句,其難四矣。

              “卜商疑圣,納誚于曾輿;木賜近賢,貽嗤于武叔。自此之后,唯推鄭公。王 粲稱伊、洛已東,淮、漢之北,一人而已,莫不宗焉。咸云先儒多闕,鄭氏道備, 粲竊嗟怪,因求其學。得《尚書注》,退而思之,以盡其意,意皆盡矣。所疑之者, 猶未喻焉。凡有兩卷,列于其集。又王肅改鄭六十八條,張融核之,將定臧否。融 稱玄注泉深廣博,兩漢四百馀年,未有偉于玄者。然二郊之祭,殊天之祀,此玄誤 也。其如皇天祖所自出之帝,亦玄慮之失也。及服虔釋《傳》,未免差違,后代言 之,思弘圣意,非謂揚己之善,掩人之名也。何者?君子用心,愿聞其過,故仲尼 曰:‘過也人皆見之,更也人皆仰之’是也。而專門之徒,恕己及物,或攻先師之 誤,如聞父母之名,將謂亡者之德言而見壓于重壤也。故王劭《史論》曰:‘魏、 晉浮華,古道夷替,洎王肅、杜預,更開門戶。歷載三百,士大夫恥為章句。唯草 野生以專經自許,不能究覽異義,擇從其善。徒欲父康成,兄子慎,寧道孔圣誤, 諱聞鄭、服非。然于鄭、服甚憒憒,鄭、服之外皆仇也?!瘎t知變易章句,其難五 也。

              “伏以安國《尚書》、劉歆《左傳》,悉遭擯于曩葉,見重于來今。故知二人 之鑒,高于漢廷遠矣??仔惝a云:‘物極則變。比及百年外,當有明直君子,恨不 與吾同代者?!趹?!道之行廢,必有其時者歟!仆非專經,罕習章句,高名不著, 易受經誣。頃者修撰,殆淹年月,賴諸賢輩能左右之,免致愆尤,仍叨賞赍,內省 昏朽,其榮已多。何遽持一己之區區,抗群情之噂沓褷,舍勿矜之美,成自我之 私,觸近名之誡,興犯眾之禍?一舉四失,中材不為,是用韜聲,甘此沉默也?!?

              行沖俄又累表請致仕,制許之。十七年卒,年七十七,贈禮部尚書,謚曰獻。

              吳兢,汴州浚儀人也。勵志勤學,博通經史。宋州人魏元忠、亳州人硃敬則深 器重之,及居相輔,薦兢有史才,堪居近侍,因令直史館,修國史。累月,拜右拾 遺內供奉。神龍中,遷右補闕,與韋承慶、崔融、劉子玄撰《則天實錄》成,轉起 居郎。俄遷水部郎中,丁憂還鄉里。開元三年服闋,抗疏言曰:“臣修史已成數十 卷,自停職還家,匪忘紙札,乞終馀功?!蹦税葜G議大夫,依前修史。俄兼修文館 學士,歷衛少卿、右庶子。居職殆三十年,敘事簡要,人用稱之。末年傷于太簡。 《國史》未成,十七年,出為荊州司馬,制許以史稿自隨。中書令蕭嵩監修國史, 奏取兢所撰《國史》,得六十五卷。累遷臺、洪、饒、蘄四州刺史,加銀青光祿大 夫,遷相州長垣縣子。天寶初改官名,為鄴郡太守,入為恆王傅。

              兢嘗以梁、陳、齊、周、隋五代史繁雜,乃別撰《梁》、《齊》、《周史》各 十卷、《陳史》五卷、《隋史》二十卷,又傷疏略。兢雖衰耗,猶希史職,而行步 傴僂,李林甫以其年老不用。天寶八年,卒于家,時年八十馀。兢卒后,其子進兢 所撰《唐史》八十馀卷,事多紕繆,不逮于壯年。兢家聚書頗多,嘗目錄其卷第, 號《吳氏西齋書目》。

              韋述,司農卿弘機曾孫也。父景駿,房州刺史。述少聰敏,篤志文學。家有書 二千卷,述為兒童時,記覽皆遍。人駭異之。景龍中,景駿為肥鄉令,述從父至任。 洺州刺史元行沖,景駿之姑子,為時大儒,常載書數車自隨。述入其書齋,忘寢與 食。行沖異之,引與之談,貫穿經史,事如指掌,探賾奧旨,如遇師資。又試以綴 文,操牘便就。行沖大悅,引之同榻曰:“此吾外家之寶也?!迸e進士,西入關, 時述甚少,儀形眇小??脊T外郎宋之問曰:“韋學士童年有何事業?”述對曰: “性好著書。述有所撰《唐春秋》三十卷,恨未終篇。至如詞策,仰待明試?!敝?問曰:“本求異才,果得遷、固?!笔菤q登科。

              開元五年,為櫟陽尉。秘書監馬懷素受詔編次圖書,乃奏用左散騎常侍元行沖、 左庶子齊澣、秘書少監王珣、衛尉少卿吳兢并述等二十六人,同于秘閣詳錄四部書。 懷素尋卒,行沖代掌其事,五年而成,其總目二百卷。述好譜學,秘閣中見常侍柳 沖先撰《姓族系錄》二百卷,述于分課之外手自抄錄,暮則懷歸。如是周歲,寫錄 皆畢,百氏源流,轉益詳悉。乃于《柳錄》之中,別撰成《開元譜》二十卷。其篤 志忘倦,皆此類也。

              轉右補闕,中書令張說專集賢院事,引述為直學士,遷起居舍人。說重詞學之 士,述與張九齡、許景先、袁暉、趙冬曦、孫逖、王幹常游其門。趙冬曦兄冬日, 弟知壁、居貞、安貞、頤貞等六人,述弟迪、逌、迥、起、巡亦六人,并詞學登科。 說曰:“趙、韋昆季,令之杞梓也?!笔四?,兼知史官事,轉屯田員外郎、職方 吏部二郎中,學士、知史官事如故。及張九齡為中書令,即集賢之同職,裴耀卿為 侍中,即述之舅,皆相推重,語必移晷。二十七年,轉國子司業,停知史事。俄而 復兼史職,充集賢學士。天寶初,歷左右庶子,加銀青光祿大夫。九載,兼充禮儀 使。其載遷尚書工部侍郎,封方城縣侯。

              述在書府四十年,居史職二十年,嗜學著書,手不釋卷。國史自令狐德棻至于 吳兢,雖累修撰,竟未成一家之言。至述始定類例,補遺續闕,勒成《國史》一百 一十二卷,并《史例》一卷,事簡而記詳,雅有良史之才,蘭陵蕭穎士以為譙周、 陳壽之流。述早以儒術進,當代宗仰,而純厚長者,澹于勢利,道之同者,無間貴 賤,皆禮接之。家聚書二萬卷,皆自校定鉛槧,雖御府不逮也。兼古今朝臣圖,歷 代知名人畫,魏、晉已來草隸真跡數百卷,古碑、古器、藥方、格式、錢譜、璽譜 之類,當代名公尺題,無不畢備。及祿山之亂,兩京陷賊,玄宗幸蜀,述抱《國史》 藏于南山,經籍資產,焚剽殆盡。述亦陷于賊庭,授偽官。至德二年,收兩京,三 司議罪,流于渝州,為刺史薛舒困辱,不食而卒。其甥蕭直為太尉李光弼判官,廣 德二年,直因入奏言事稱旨,乃上疏理述于蒼黃之際,能存《國史》,致圣朝大典, 得無遺逸,以功補過,合霑恩宥。乃贈右散騎常侍。

              議者云自唐已來,氏族之盛,無逾于韋氏。其孝友詞學,承慶、嗣立為最;明 于音律,則萬石為最;達于禮義,則叔夏為最;史才博識,以述為最。所撰《唐職 儀》三十卷、《高宗實錄》三十卷、《御史臺記》十卷、《兩京新記》五卷,凡著 書二百馀卷;皆行于代。

              逌,學業亦亞于述,尤精《三禮》,與述對為學士,迪,同為禮官,時人榮之。 累遷考功員外郎、國子司業,以風疾卒。

              蕭穎士者,聰亻雋過人,富詞學,有名于時,賈曾、席豫、張垍及述皆引為談 客。開元二十三年登進士第,考功員外郎孫逖稱之于朝。褊躁無威儀,與時不偶, 前后五授官,旋即駁落。乾元初,終于揚府功曹。

              述在秘閣時,與鄠縣尉母煚、曹州司法殷踐猷并友善,二人相次卒。踐猷,申 州刺史仲容從子,明《班史》,通于族姓。子寅,有至性,早孤,事母以孝聞。應 宏詞舉,為永寧尉。

              史臣曰:前代文學之士,氣壹矣,然以道義偶乖,遭遇斯難。馬懷素、褚無量 好古嗜學,博識多聞,遇好文之君,隆師資之禮,儒者之榮,可謂際會矣。劉、徐 等五公,學際天人,才兼文史,俾西垣、東觀,一代粲然,蓋諸公之用心也。然而 子玄郁結于當年,行沖彷徨于極筆,官不過俗吏,寵不逮常才,非過使然,蓋此道 非趨時之具也,其窮也宜哉!

              贊曰:學者如市,博通甚難;文士措翰,典麗惟艱。馬、褚、兢、術,徐、元、 子玄,文學之書,胡寧比焉!

            展開全文

            本文來自投稿,不代表本人立場,如若轉載,請注明出處:http://www.www.xiepiaoren.cn/guji/7cd8c44ea7c27d0b6e325fc4.html

            乱中年女人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