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ite id="n1zua"><noscript id="n1zua"><samp id="n1zua"></samp></noscript></cite><rt id="n1zua"><optgroup id="n1zua"><acronym id="n1zua"></acronym></optgroup></rt>
<rt id="n1zua"></rt>

    <cite id="n1zua"></cite>
  1. <cite id="n1zua"><li id="n1zua"></li></cite>
    <rt id="n1zua"><meter id="n1zua"></meter></rt>

      <rt id="n1zua"><optgroup id="n1zua"><p id="n1zua"></p></optgroup></rt>

            <rt id="n1zua"><optgroup id="n1zua"></optgroup></rt>

            1. 「兒童故事網」
            2. 古籍鑒賞
            3. 左丘明「左傳哀公十四年哀公」譯文

            左丘明「左傳哀公十四年哀公」譯文

            十四年春季,在西部的大野打獵,叔孫氏的駕車人子鉏商獵獲一只麒麟,認為不吉利,賞賜給管山林的人??鬃蛹毧春?,說“這是麒麟”,然后收下它。小邾國的射獻上句繹逃亡到魯國來,說:“派季路和我約定,可以不用盟誓了。”派子路去,子路推辭。季康子派冉有對

            譯文

              十四年春季,在西部的大野打獵,叔孫氏的駕車人子鉏商獵獲一只麒麟,認為不吉利,賞賜給管山林的人??鬃蛹毧春?,說“這是麒麟”,然后收下它。

              小邾國的射獻上句繹逃亡到魯國來,說:“派季路和我約定,可以不用盟誓了?!迸勺勇啡?,子路推辭。季康子派冉有對子路說:“一千輛戰車的國家,不相信盟誓,反而相信您的話,您有什么屈辱呢?”子路回答說:“魯國如果和小邾國發生戰事,我不敢詢問原因曲直,戰死在城下就行了。他不盡臣道,而使他的話得以實現,這是把他的不盡臣道當成正義了,我不能那么辦?!?/p>

              齊簡公在魯國的時候,闞止受到寵信。等到簡公即位,就讓闞止執政。陳成子懼怕他,在朝廷上屢次回頭看他。御者鞅對齊簡公說:“陳氏、闞氏不能并列,你還是選擇一個?!饼R簡公不聽。

              闞止晚上朝見齊簡公,陳逆殺人,闞止碰見,就把他逮捕,帶進公宮。陳氏一族正好和睦團結,族人就讓陳逆假裝生病,并送去洗頭的淘米水,備有酒肉。陳逆請看守的人吃喝,看守喝醉以后陳逆就殺了他,然后逃走,闞止和陳氏族人在陳氏宗主家里結盟。

              當初,陳豹想要當闞止的家臣,讓公孫推薦自己。不久陳豹有喪事,就停下來,喪事完了,公孫又對闞止談起這件事說:“有一個叫陳豹的人,身高背駝,眼睛仰視,事奉君子一定能讓人滿意,想要當您的家臣。我怕他人品不好,所以沒有立即告訴您?!标R止說“這有什么害處?這都在于我?!本鸵惐隽思页?。過了些日子,闞止和他談政事,很高興,于是就寵信他。闞止對陳豹說:“我把陳氏全部驅逐而立你做繼承人,怎么樣?”陳豹回答說:“我在陳氏族中是遠支,而且他們不服從的不過幾個人,為什么要把他們全部驅逐呢?”就把話告訴了陳氏,子行對陳成子說:“他得到國君信任,不先下手,必然要加禍于您?!弊有芯驮诠珜m里住下。

              夏季,五月十三日,成子兄弟四人坐車到齊簡公那里去。闞止正在帳幕里,出來迎接他們,成子兄弟就走進去,把闞止關在門外。侍者抵御他們,子行殺了侍者。齊簡公和女人在檀臺上喝酒,成子要讓他遷到寢室里去。簡公拿起戈,就要擊打他們。太史子馀說:“不是要對國君不利,而是要除掉有害的人?!背勺影岢鋈プ≡诟畮炖?,聽說簡公還在生氣,就準備逃亡,說:“哪個地方沒有國君?”子行抽出劍,說:“遲疑軟弱,反害大事。您要走了,誰不能做陳氏的宗主?您走,我要是不殺您,有歷代宗主為證!”陳成子就不出走了。

              闞止回去,集合部下,攻打宮墻的小門和大門,都沒有得勝就逃走了。陳氏追趕他,闞止在弇中迷了路,到了豐丘。豐丘人拘捕他,報告陳成子,把他殺死在外城城關。陳成子準備殺大陸子方,陳逆請求而赦免了。子方用簡公的名義在路上得到一輛車,到達耏地,大家發現了就逼他向東去。出了雍門,陳豹給他車子,他不接受,說:“逆為我請求,豹給我車子,我和他們有私交。事奉子我而和他的仇人有私交,怎么能和魯國、衛國人士相見?”子方就逃亡到衛國。二十一日,陳成子在舒州拘捕了齊簡公。簡公說:“我要早聽了御鞅的話,不會到這一地步?!?/p>

              宋國桓魋受寵而擴充勢力,發展到損害宋景公。宋景公讓夫人突然邀請桓魋參加享禮,準備乘機討伐他,還沒有來得及,桓魋先打宋景公的主意,請求用鞌地交換薄地。宋景公說:“不行,薄地,是宋國殷商祖廟的所在地?!庇谑蔷桶哑邆€城邑并入鞌地,而請求設享禮答謝宋景公,以太陽正中作為期限,私家的武裝全都開去了。宋景公知道了,告訴皇野說:“我把桓魋養育大了,現在他要加禍于我,請馬上救我?!被室罢f:“臣下不服從,這是神明都厭惡的,何況人呢?豈敢不接受命令。但不得到左師的同意是不行的,請用您的名義召見他?!弊髱熋看纬燥?,要敲打樂鐘。聽到鐘聲,宋景公說:“那一位快要吃飯了?!背酝觑堃院?,又奏樂。宋景公說:“行了?!被室白惠v車子去了,說:“獵場的人來報告說:‘逢澤有一只麋鹿?!瘒f:‘即使桓魋沒有來,有了左師,我和他一起打獵,怎么樣?’國君難于直接告訴您,野說:‘我試著私下和他談談?!瘒胍煲稽c,所以用一輛車子來接您?!弊髱熀突室巴艘惠v車,到達,宋景公把原因告訴他,左師下拜,不能起立?;室罢f:“君王和他盟誓?!彼尉肮f:“如果要使您遭到禍難,上有天,下有先君?!弊髱熁卮鹫f:“魋不恭敬,這是宋國的禍患。豈敢不唯命是聽?!被室罢埱蟊?,以命令他的部下攻打桓魋。他的父老兄長和舊臣說:“不行?!彼男鲁颊f:“服從我們國君的命令?!被室熬瓦M攻。子頎縱馬奔告桓魋?;隔s想要往宮里攻打宋景公,子車勸阻他,說:“不能事奉國君,而又要攻打公室,百姓是不會親附你的,只能找死?!被隔s就進入曹地叛變。六月,宋景公派左師巢攻打桓魋,左師想要得到大夫做人質而回來,沒有辦到,也進入曹地,取得人質?;隔s說:“不行,既不能事奉國君,又得罪了百姓,打算怎么辦?”于是就釋放了人質,百姓就背叛了他們?;隔s逃亡到衛國。向巢逃亡到魯國來,宋景公派人留下他,說:“我跟您有盟誓了,不能斷絕向氏的祭祀?!毕虺厕o謝說:“我的罪過大,君王把桓氏全部滅亡也是可以的。如果由于先臣的緣故,而讓桓氏有繼承人,這是君王的恩惠。像我,那就不能再回來了?!?/p>

              司馬牛把他的封邑和玉圭交還給宋景公,就到了齊國?;隔s逃亡到衛國,公文氏攻打他,向他索取夏后氏的玉璜?;隔s給了公文氏別的玉,就逃亡到齊國,陳成子讓桓魋做次卿,司馬牛又把封邑交還齊國而去到吳國,吳國人討厭他,他就回到宋國。晉國的趙簡子召喚他去,齊國的陳成子也召喚他去,在途中死在魯國國都的外城門外,阬氏把他葬在丘輿。

              六月初五,齊國的陳桓在舒州殺了他們的國君壬??鬃育S戒三天,三次請求攻打齊國。哀公說:“魯國被齊國削弱已經很久了,您攻打他們,打算怎么辦?”孔子回答說:“陳桓殺了他們的國君,百姓不親附他的有一半。以魯國的群眾加上齊國不服從陳桓的一半,是可以戰勝的?!卑Чf:“您告訴季孫?!笨鬃愚o謝,退下去告訴別人說:“我由于曾經列于大夫之末,所以不敢不說話?!?/p>

              當初,孟孺子泄準備在成地養馬,成地的宰臣公孫宿不接受,說:“孟孫由于成地百姓貧困,不在這里養馬?!比孀影l怒,侵襲成地,跟從的人們沒能攻入,就回去了。成地的官員派人去,孺子鞭打了來人。秋季,八月十三日,孟懿子死了。成地的人去奔喪,孺子不接納。成地的人脫去上衣、帽子而在大路上號哭,表示愿供驅使,孺子不答應。成地的人害怕,不敢回成地。

            左傳簡介

              《左傳》原名為《左氏春秋》,漢代改稱《春秋左氏傳》,簡稱《左傳》。舊時相傳是春秋末年左丘明為解釋孔子的《春秋》而作?!蹲髠鳌穼嵸|上是一部獨立撰寫的史書。它起自魯隱公元年(前722年),迄于魯悼公十四年(前453年),以《春秋》為本,通過記述春秋時期的具體史實來說明《春秋》的綱目,是儒家重要經典之一。

            左傳·哀公十四年哀公原文

              【經】十有四年春,西狩獲麟。小邾射以句繹來奔。夏四月,齊陳心互執其君,置于舒州。庚戌,叔還卒。五月庚申朔,日有食之。陳宗豎出奔楚。宋向魋入于曹以叛。莒子狂卒。六月,宋向魋自曹出奔衛。宋向巢來奔。齊人弒其君壬于舒州。秋,晉趙鞅帥師伐衛。八月辛丑,仲孫何忌卒。冬,陳宗豎自楚復入于陳,陳人殺之。陳轅買出奔楚。有星孛。饑。

              【傳】十四年春,西狩于大野,叔孫氏之車子鋤商獲麟,以為不祥,以賜虞人。仲尼觀之,曰:「麟也?!谷缓笕≈?。

              小邾射以句繹來奔,曰:「使季路要我,吾無盟矣?!故棺勇?,子路辭。季康子使冉有謂之曰:「千乘之國,不信其盟,而信子之言,子何辱焉?」對曰:「魯有事于小邾,不敢問故,死其城下可也。彼不臣而濟其言,是義之也。由弗能?!?/p>

              齊簡公之在魯也,闞止有寵焉。及即位,使為政。陳成子憚之,驟顧諸朝。諸御鞅言于公曰:「陳、闞不可并也,君其擇焉?!垢ヂ?。子我夕,陳逆殺人,逢之,遂執以入。陳氏方睦,使疾,而遺之潘沐,備酒肉焉,饗守囚者,醉而殺之,而逃。子我盟諸陳于陳宗。

              初,陳豹欲為子我臣,使公孫言己,已有喪而止。既,而言之,曰:「有陳豹者,長而上僂,望視,事君子必得志,欲為子臣。吾憚其為人也,故緩以告?!棺游以唬骸负魏??是其在我也?!故篂槌?。他日,與之言政,說,遂有寵,謂之曰:「我盡逐陳氏,而立女,若何?」對曰:「我遠于陳氏矣。且其違者,不過數人,何盡逐焉?」遂告陳氏。子行曰:「彼得君,弗先,必禍子?!棺有猩嵊诠珜m。

              夏五月壬申,成子兄弟四乘如公。子我在幄,出,逆之。遂入,閉門。侍人御之,子行殺侍人。公與婦人飲酒于檀臺,成子遷諸寢。公執戈,將擊之。大史子余曰:「非不利也,將除害也?!钩勺映錾嵊趲?,聞公猶怒,將出,曰:「何所無君?」子行抽劍,曰:「需,事之賊也。誰非陳宗?所不殺子者,有如陳宗!」乃止。子我歸,屬徒,攻闈與大門,皆不勝,乃出。陳氏追之,失道于弇中,適豐丘。豐丘人執之,以告,殺諸郭關。成子將殺大陸子方,陳逆請而免之。以公命取車于道,及耏,眾知而東之。出雍門,陳豹與之車,弗受,曰:「逆為余請,豹與余車,余有私焉。事子我而有私于其仇,何以見魯、衛之士?」東郭賈奔衛。

              庚辰,陳恒執公于舒州。公曰:「吾早從鞅之言,不及此?!?

              宋桓魋之寵害于公,公使夫人驟請享焉,而將討之。未及,魋先謀公,請以鞍易薄,公曰:「不可。薄,宗邑也?!鼓艘姘捌咭?,而請享公焉。以日中為期,家備盡往。公知之,告皇野曰:「余長魋也,今將禍余,請即救?!顾抉R子仲曰:「有臣不順,神之所惡也,而況人乎?敢不承命。不得左師不可,請以君命召之?!棺髱熋渴硴翮?。聞鐘聲,公曰:「夫子將食?!辜仁?,又奏。公曰:「可矣?!挂猿塑囃?,曰:「跡人來告曰:『逢澤有介麇焉?!还唬骸弘m魋未來,得左師,吾與之田,若何?』君憚告子。野曰:『嘗私焉?!痪?,故以乘車逆子?!古c之乘,至,公告之故,拜,不能起。司馬曰:「君與之言?!构唬骸杆y子者,上有天,下有先君?!箤υ唬骸隔s之不共,宋之禍也,敢不唯命是聽?!顾抉R請瑞焉,以命其徒攻桓氏。其父兄故臣曰:「不可?!蛊湫鲁荚唬骸笍奈峋??!顾旃ブ?。子頎騁而告桓司馬。司馬欲入,子車止之,曰:「不能事君,而又伐國,民不與也,只取死焉?!瓜螋s遂入于曹以叛。六月,使左師巢伐之。欲質大夫以入焉,不能。亦入于曹,取質。魋曰:「不可。既不能事君,又得罪于民,將若之何?」乃舍之。民遂叛之。向魋奔衛。向巢來奔,宋公使止之,曰:「寡人與子有言矣,不可以絕向氏之祀?!罐o曰:「臣之罪大,盡滅桓氏可也。若以先臣之故,而使有后,君之惠也。若臣,則不可以入矣?!?

              司馬牛致其邑與珪焉,而適齊。向魋出于衛地,公文氏攻之,求夏后氏之璜焉。與之他玉,而奔齊,陳成子使為次卿。司馬牛又致其邑焉,而適吳。吳人惡之,而反。趙簡子召之,陳成子亦召之。卒于魯郭門之外,阬氏葬諸丘輿。

              甲午,齊陳恒弒其君壬于舒州??浊鹑正R,而請伐齊三。公曰:「魯為齊弱久矣,子之伐之,將若之何?」對曰:「陳恒弒其君,民之不與者半。以魯之眾,加齊之半,可克也?!构唬骸缸痈婕緦O?!箍鬃愚o。退而告人曰:「吾以從大夫之后也,故不敢不言?!?

              初,孟孺子泄將圉馬于成。成宰公孫宿不受,曰:「孟孫為成之病,不圉馬焉?!谷孀优?,襲成。從者不得入,乃反。成有司使,孺子鞭之。秋八月辛丑,孟懿子卒。成人奔喪,弗內。袒免哭于衢,聽共,弗許。懼,不歸。

            展開全文

            本文來自投稿,不代表本人立場,如若轉載,請注明出處:http://www.www.xiepiaoren.cn/guji/55d170c297843b94f8a66408.html

            乱中年女人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