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ite id="n1zua"><noscript id="n1zua"><samp id="n1zua"></samp></noscript></cite><rt id="n1zua"><optgroup id="n1zua"><acronym id="n1zua"></acronym></optgroup></rt>
<rt id="n1zua"></rt>

    <cite id="n1zua"></cite>
  1. <cite id="n1zua"><li id="n1zua"></li></cite>
    <rt id="n1zua"><meter id="n1zua"></meter></rt>

      <rt id="n1zua"><optgroup id="n1zua"><p id="n1zua"></p></optgroup></rt>

            <rt id="n1zua"><optgroup id="n1zua"></optgroup></rt>

            1. 「兒童故事網」
            2. 古籍鑒賞
            3. 姚思廉「梁書卷三十一列傳」譯文

            姚思廉「梁書卷三十一列傳」譯文

            袁昂字千里,是陳郡陽夏人。祖父袁洵,是宋朝征虜將軍、吳郡太守。父親袁顥,是冠軍將軍、雍州刺史,泰始初年,起兵擁立晉安王子勛,事敗被殺。袁昂時年五歲,乳母攜抱藏到廬山,碰到赦罪才得出山,遷往晉安,到元徽年間聽許回鄉,時年十五歲。當初,袁頻起兵

            譯文

              袁昂字千里,是陳郡陽夏人。祖父袁洵,是宋朝征虜將軍、吳郡太守。父親袁顥,是冠軍將軍、雍州刺史,泰始初年,起兵擁立晉安王子勛,事敗被殺。袁昂時年五歲,乳母攜抱藏到廬山,碰到赦罪才得出山,遷往晉安,到元徽年間聽許回鄉,時年十五歲。當初,袁頻起兵敗,首級傳到京師,藏在武庫,現在才被送回。袁昂號哭嘔血,死去活來,從兄袁彖曾撫養教育他,袁昂換上喪服,在墓地建屋居住。后來與袁彖同去拜見堂叔司徒袁粲,袁粲對袁彖說:“他幼孤而能表現這樣,故知爵位名號自有所在?!?/p>

              齊朝初年,起初作冠軍安成王行參軍,遷任征虜主簿,太子舍人,王儉鎮軍府功曹史。王儉當時任京尹,曾經在后堂單獨引見袁昂,指著北堂對袁昂說:“卿一定會居住此地?!崩圻w任秘書丞,黃門侍郎。袁昂本名叫千里,齊朝永明年間,武帝對他說:“昂昂千里之駒,你的名字包含此意,今改卿名為袁昂,就用千里為字?!背鋈伟材羡蛾柾蹰L史、尋陽公相。還任太孫中庶子、衛軍武陵王長史。

              母親去世,居喪盡依禮節。未除服而堂兄袁彖去世。袁昂幼時父親去世,被姜彖撫養,于是他為制期服。人有怪而問他,袁昂致信曉諭他說:“我聽說禮節的大小是由親疏而定,服喪是為了表達哀思,故小功他邦,加制一等,同居同食的親人有服鰓麻的,典籍中明文記載。我過去不被天護佑,幼年失去父親的庇蔭,沒有能敬奉父親,沒有接受父親的教誨,年紀幼小,未能成就顯赫功名。堂兄扶持訓教,告訴我做人做事的正道,藉他的談論和評價,虛沾他的聲譽,得以到達人群之中,確實也是有緣由的。并給我擴建房屋,住在華麗寬大明亮的房屋中,錢財共有,聽任我索取所需,從那時以來三十多年了,對我憐愛之極,無異己出。姊妹孤侄,成全一代,對他真誠思念之深,在他臨終時更加牢固,此恩此愛,終身不追悔。既然情感如同己生,而服喪輿諸從輩相同,傾吐心意面對眼前的事情,實在不能忍安。昔日馬棱與弟馬毅同居,馬毅去世,馬棱為他服心喪三年。仲由也到期不除喪,也是緣情而致制,雖然我的見識不及古人,但對他們誠心感念仰慕。常愿從兄去世后,為他服期服。沒想到門第衰敗,禍集一旦,居母喪的悲痛尚未平息,又遭遇今日的殘酷,隨即悲哀而昏厥,越來越厲害。今以剩余的生命,想完成平素的志愿,寄托那不盡思慕的痛苦,稍伸無止境的情意。雖禮沒有明據,但事有先例,沉迷而至,必欲行之。君問禮的根據,謹以此稟告。面臨信紙書寫號哭哽噎,語無倫次?!?/p>

              服喪期滿,除授右軍邵陵王長史,隨即遷任御史中丞。當時尚書令王晏弟王翔任廣州刺史,多方接受賄賂,袁昂依事向皇帝檢舉他,不懼怕權貴豪門,當時人稱贊他正直。出任豫章內史,遇親生母親去世離職,送喪回家鄉,長江風浪暴駭,袁昂便用衣服把自己捆綁在棺柩上,誓同棺柩沉沒。及風止,其他船皆沒江中,衹有袁昂所乘的船獲得安全,都說是他精誠所致。安葬畢,出任建武將軍、吳興太守。

              永元末年,義師至京師,州牧郡守皆望風順服投降,袁昂獨據守境地抗拒不受命。高祖親筆寫信曉諭他說:“禍福沒有定敷,都是人所自取,國家的興亡是有定數的,天要拋棄他,誰人能匡復?機會不再來,圃謀應早。近來藉聽眾人傳聞,你想像狼一樣霸占一角,既然未悉知你的雅懷,姑且申明一向的主張。獨夫狂妄猖獗,往昔都沒聽到像他這樣,窮兇極虐,隨著歲月他更厲害。天不減齊,圣明開啟世運,萬民有了依賴,百姓于困苦中獲得復活。吾擔任前驅,掃除京邑,撥亂反正,討伐罪人拯救百姓,從遣以來,前面沒有橫阻的陣地。今日皇威四臨,長圍已合攏,遠近已會集,入神同奮斗。精兵萬計,騎兵千群,以此攻戰,何往不勝。何況建業已成孤城,人人都想離開險阻地,向軍門投降的人,曰夕相繼,因畏誅殺而潰逃的日期,不會太遠。又火星出現在端門,太白星出現氐室,上表現在天文,下符合人事,不謀而相合,是在這個時刻。而且范岫、申胄,很久前就表示真誠順服,各率有關官吏,仍然分兵牽制敵人;沈法瑪、孫腫、朱端,已先肅清吳、會,而足下想以區區之郡,抵御堂堂之師,樹根已傾,枝葉安附?小兒牧童,都說不對,求之明鑒,實在是沒有通達。今竭力侍奉昏主,算不得忠,家門被屠滅,不是所說的孝,忠孝俱盡,將想依賴什么?還不如迅速轉變改換圖謀,自招多福,進則遠害全身,退則長守祿位。去就事宜,希望你詳擇。如果執迷以往的錯誤,怙惡不悛,大軍一臨,誅滅三族。衹留下后悔,怎樣再談彌補。想表達對你的關懷,所以現在告白于你?!痹夯匦耪f:“都史至,承蒙教誨。你藉聽眾人的議論,說我有勤王的舉動,并蒙受責備,獨自沒有順服投降,現我回覆您嚴厲的教訓,心情如臨萬仞。三吳在內地,不是用兵的地方,更何況以偏僻的一郡,怎能作戰?近日奉敕,以此境多防備,被使者安慰。自從承軍隊行動,沒有不到軍門請罪的,惟仆一人敢后至,正是因為內官素質凡庸,文武無教,直是束國賤男子。雖想獻心,但這不會增加大師的勇猛;保持愚默,哪能阻拒眾軍的威力。幸虧憑藉將軍度量大,可得使我從容用禮。我認為人受一餐微薄施舍,都可以死去報答,何況拿人俸祿,而頓然一日忘卻?不僅眾議認為不可以,恐怕明公也鄙視這做法,所以我躊躇,沒有時間顧及進獻璧玉。遂以輕微,下達重命,使我心裹震動,不知所措,誠然推服您的見識,還是懼怕威臨?!苯党潜黄蕉?,昂自縛其身到宮闕,高祖寬免他不追問了。

              天監二年,任為后軍臨川王參軍事。袁昂敬奉回覆書函答謝說:“恩惠降落在我絕望的時辰,褒獎會集在我寒心的日子,衹有焰灰不能曉諭,枯草不能比擬,我提裳登階一步一并,顛沛不勝。臣遍覽三墳,詳察六典,考校賞罰的條文,調檢生死的法律,都是在明君的朝代嚴懲五罪,在圣人的時代嚴厲法律。所以涂山始會盟,導致防風被殺;酆邑剛建,就有崇侯被討伐。沒有對斬殺的人緩刑,對犯有耐罪之族寬刑,像臣這樣出萬死入一生的。您推恩及罪人,在臣實大,披心瀝血,冒味乞求陳述。臣是東國賤人,學行無可取,既然不同于鳴雁和直木,所以沒有出仕作官,徒然憑藉輔翼,變務農為作官。往年不稱職而列其位,在東隅守著俸祿,人們仰望奉行,風驅電掩。那時拿著國家重要器物的人日至,執玉帛來的人相互望見。獨在愚臣,迷昏大義,殉身于鴻毛的輕飄,忘掉了同德的重要。但三吳地勢險要而貧薄,五湖交通,多次發生田儋殺令為王的變故,經常懼怕有殷通被殺的禍亂,空慕君魚保衛境地的事情,也就失去了師涓抱器投水的忠誠。后投降者被殺,臣甘心被殺。公開刑罰向眾人示明,誰說不應這樣。幸運約法的弘大,承蒙仁德赦罪,猶當降一級鬼薪輿白粲刑,于是便立即從鉗赭刑中釋放出來。斂骨吹魂,還編平民之中,清滌過失,蕩洗污穢,入楚國游陳國,皇恩既洗,云油遽沐。古人有言:‘死不困難,是相處到死才困難。,臣所蒙受的恩惠,往昔都沒有記載;臣所死的地方,未知何地?!?/p>

              高祖回答說:“朕送射鉤,卿不要自枧為外人?!辈痪贸诮o事黃門侍郎。這年遷任侍中。第二年,出任尋陽太守,行江州事。六年,征入任吏部尚書,多次上表辭讓,移任左民尚書,兼右仆射。七年,除授國子祭酒,兼仆射照舊,領豫州大中正。八年,出任仁威將軍、吳郡太守。十一年,入任五兵尚書,再兼右仆射,未拜授,有詔改為實授。接著以本官領起部尚書,加任侍中。十四年,馬仙碑在朐山打敗魏軍,詔袁昂暫時代理持節,前往勞軍。十五年,遷任左仆射,接著任尚書令、宣惠將軍。普通三年,任中書監、丹陽尹。逭年進升號為中衛將軍,再任尚書令,即本號開府儀同三司,給鼓吹,未拜授,又領國子祭酒。大通元年,加任中書監,給護衛三十人。不久上表解除祭酒,進升號中撫軍大將軍,遷任司空、侍中、尚書令,親信、鼓吹都照舊。五年,加特進、左光祿大夫,增親信為八十人。左回六年,去世,時年八十歲。韶令說:“侍中、特進、左光祿大夫、司空袁昂,忽然去世,心裹憂傷。公氣概穩重樸素,志誠操正,端肅朝政,協和治理,好的謀略記載編輯。追述榮譽表彰品德,是國家的令典??勺焚洷竟?,一部鼓吹,給束園秘器,朝服一具,衣一襲,錢二十萬,絹布一百匹,蠟二百斤,即日安葬?!?/p>

              當初,袁昂在臨終遣疏中說,不要接受追贈官職和謐號,告誡諸子不得言上行狀和立志銘。凡是有所需,都應裁減節省。又說:“我脫去布衣做官,不期望富貴,但官序不愧同輩,衣食粗知榮辱,以此蓋棺,無慚鄉里。往日任吳興太守,屬于在昏明之中,既對先覺不了解,又對圣朝不認識,不知天命,甘心讓明正典刑,陳尸示眾,幸遇殊恩,終于保全了門戶。自念有罪家門,升登高位的希望已絕,保存住生命,認為已是很幸運的;不料不當得而得到恩寵榮耀,一至于此。常想竭誠酬報,申明我的心意,所以朝廷每有興師北伐的事情,我就上奏書要求同行,誓言來自赤誠的心,實非矯情之言。既然我庸下懦弱沒有辦法,都不被允許,雖想竭盡性命,那個意見沒有聽從。今日暝目,抱恨九泉,假如我的靈魂有知,期望能報恩。圣朝遵古,知吾名聲品格,或有追念前賢的恩典,雖是治國的恒典。在我不應致此,或有贈官,慎勿奉受?!敝T子多次上表陳奏,詔不許。冊贈謐號穆正公。

              子君正,有很好的風度儀表,善于居處,以貴公子得到當世的名譽。不久,兼吏部郎,.因母親去世離職。服喪期滿,任邵陵王友、北中郎長史、塞厘太守。不久征召還都,郡民征士涂玉繭等三百人至宮闕乞留任一年,韶不許,仍授豫章內史,不久轉任吳郡太守。侯景叛亂,率數百人隨邵陵王赴援,京城失陷后,還郡。

              君正當官做事有名聲,然而蓄聚財產,服用奢侈華麗。賊派于子悅進攻他,新城戍主戴僧易勸令拒守,吳郡陸映公等人懼賊如果取勝,掠走他們的資產,便說:“賊軍甚銳,其鋒不可拒擋;今若拒抗他,恐怕民心不服從?!本郧优?,便送米及牛酒,出郊迎接子悅,子悅來之后,掠奪他的財物子女,因此感疾而死。

              史臣曰:天尊地卑,以此決定了君臣的位置;松竹同等本質,不改變堅貞不屈的節操。袁千里命屬崩離,身遇遭災受難的末世,雖然統治者喪失道德,但臣志不動搖;當他向高祖上書直言時,也無虧忠節,遣也是存留了伯夷、叔齊的風尚。終于成為梁室的臺鼎,何其美呀!

            梁書簡介

              《梁書》包含本紀六卷、列傳五十卷,無表、無志。它主要記述了南朝蕭齊末年的政治和蕭梁皇朝(502—557年)五十余年的史事。其中有二十六卷的后論署為“陳吏部尚書姚察曰”,說明這些卷是出于姚察之手,這幾乎占了《梁書》的半數。姚思廉撰《梁書》,除了繼承他父親的遺稿以外,還參考、吸取了梁、陳、隋歷朝史家編撰梁史的成果。該書特點之一為引用文以外的部份不以當時流行的駢體文,而以散文書寫。

            梁書·卷三十一列傳原文

              袁 昂子君正

              袁昂,字千里,陳郡陽夏人。祖詢,宋征虜將軍、吳郡太守,父抃,冠軍將軍、 雍州刺史,泰始初,舉兵奉晉安王子勛,事敗誅死。昂時年五歲,乳媼攜抱匿于廬 山,會赦得出,猶徙晉安。至元徽中聽還,時年十五。初,抃敗,傳首京師,藏于 武庫,至是始還之。昂號慟嘔血,絕而復蘇,從兄彖嘗撫視抑譬,昂更制服,廬于 墓次。后與彖同見從叔司徒粲,粲謂彖曰:“其幼孤而能至此,故知名器自有所在?!?

              齊初,起家冠軍安成王行參軍,遷征虜主簿,太子舍人,王儉鎮軍府功曹史。 儉時為京尹,經于后堂獨引見昂,指北堂謂昂曰:“卿必居此?!崩圻w秘書丞,黃 門侍郎。昂本名千里,齊永明中,武帝謂之曰:“昂昂千里之駒,在卿有之,今改 卿名為昂。即千里為字?!背鰹榘材羡蛾柾蹰L史、尋陽公相。還為太孫中庶子、衛 軍武陵王長史。

              丁內憂,哀毀過禮。服未除而從兄彖卒。昂幼孤,為彖所養,乃制期服。人有 怪而問之者,昂致書以喻之曰:“竊聞禮由恩斷,服以情申。故小功他邦,加制一 等,同爨有緦,明之典籍。孤子夙以不天,幼傾乾廕,資敬未奉,過庭莫承。藐藐 沖人,未達硃紫。從兄提養訓教,示以義方,每假其談價,虛其聲譽,得及人次, 實亦有由。兼開拓房宇,處以華曠,同財共有,恣其取足。爾來三十余年,憐愛之 至,無異于己。姊妹孤侄,成就一時,篤念之深,在終彌固,此恩此愛,畢壤不追。 既情若同生,而服為諸從,言心即事,實未忍安。昔馬棱與弟毅同居,毅亡,棱為 心服三年。由也之不除喪,亦緣情而致制,雖識不及古,誠懷感慕。常愿千秋之后, 從服期齊;不圖門衰,禍集一旦,草土殘息,復罹今酷,尋惟慟絕,彌劇彌深。今 以余喘,欲遂素志,庶寄其罔慕之痛,少申無已之情。雖禮無明據,乃事有先例, 率迷而至,必欲行之。君問禮所歸,謹以諮白。臨紙號哽,言不識次?!?

              服闋,除右軍邵陵王長史,俄遷御史中丞。時尚書令王晏弟詡為廣州,多納賕 貨,昂依事劾奏,不憚權豪,當時號為正直。出為豫章內史,丁所生母憂去職。以 喪還,江路風浪暴駭,昂乃縛衣著柩,誓同沉溺。及風止,余船皆沒,唯昂所乘船 獲全,咸謂精誠所致。葬訖,起為建武將軍、吳興太守。

              永元末,義師至京師,州牧郡守皆望風降款,昂獨拒境不受命。高祖手書喻曰: “夫禍福無門,興亡有數,天之所棄,人孰能匡?機來不再,圖之宜早。頃藉聽道 路,承欲狼顧一隅,既未悉雅懷,聊申往意。獨夫狂悖,振古未聞,窮兇極虐,歲 月滋甚。天未絕齊,圣明啟運,兆民有賴,百姓來蘇。吾荷任前驅,掃除京邑,方 撥亂反正,伐罪吊民,至止以來,前無橫陣。今皇威四臨,長圍已合,遐邇畢集, 人神同奮。銳卒萬計,鐵馬千群,以此攻戰,何往不克。況建業孤城,人懷離阻, 面縛軍門,日夕相繼,屠潰之期,勢不云遠。兼熒惑出端門,太白入氐室,天文表 于上,人事符于下,不謀同契,實在茲辰。且范岫、申胄,久薦誠款,各率所由, 仍為掎角,沈法瑀、孫肸、硃端,已先肅清吳會,而足下欲以區區之郡,御堂堂之 師,根本既傾,枝葉安附?童兒牧豎,咸謂其非,求之明鑒,實所未達。今竭力昏 主,未足為忠,家門屠滅,非所謂孝,忠孝俱盡,將欲何依?豈若翻然改圖,自招 多福,進則遠害全身,退則長守祿位。去就之宜,幸加詳擇。若執迷遂往,同惡不 悛,大軍一臨,誅及三族。雖貽后悔,寧復云補?欲布所懷,故致今白?!卑捍鹪唬?“都史至,辱誨。承藉以眾論,謂仆有勤王之舉,兼蒙誚責,獨無送款,循復嚴旨, 若臨萬仞。三吳內地,非用兵之所,況以偏隅一郡,何能為役?近奉敕,以此境多 虞,見使安慰。自承麾旆屆止,莫不膝袒軍門,惟仆一人敢后至者,政以內揆庸素, 文武無施,直是東國賤男子耳。雖欲獻心,不增大師之勇;置其愚默,寧沮眾軍之 威。幸藉將軍含弘之大,可得從容以禮。竊以一飡微施,尚復投殞,況食人之祿, 而頓忘一旦。非惟物議不可,亦恐明公鄙之,所以躊躇,未遑薦璧。遂以輕微,爰 降重命,震灼于心,忘其所厝,誠推理鑒,猶懼威臨?!苯党瞧?,昂束身詣闕, 高祖宥之不問也。

              天監二年,以為后軍臨川王參軍事。昂奉啟謝曰:“恩降絕望之辰,慶集寒心 之日,焰灰非喻,荑枯未擬,摳衣聚足,顛狽不勝。臣遍歷三墳,備詳六典,巡校 賞罰之科,調檢生死之律,莫不嚴五辟于明君之朝,峻三章于圣人之世。是以涂山 始會,致防風之誅;酆邑方構,有崇侯之伐。未有緩憲于斫戮之人,賒刑于耐罪之 族,出萬死入一生如臣者也。推恩及罪,在臣實大,披心瀝血,敢乞言之。臣東國 賤人,學行何取,既殊鳴雁直木,故無結綬彈冠,徒藉羽儀,易農就仕。往年濫職, 守秩東隅,仰屬龔行,風驅電掩。當其時也,負鼎圖者日至,執玉帛者相望。獨在 愚臣,頓昏大義,殉鴻毛之輕,忘同德之重。但三吳險薄,五湖交通,屢起田儋之 變,每懼殷通之禍,空慕君魚保境,遂失師涓抱器。后至者斬,臣甘斯戮。明刑徇 眾,誰曰不然。幸約法之弘,承解網之宥,猶當降等薪粲,遂乃頓釋鉗赭。斂骨吹 魂,還編黔庶,濯疵蕩穢,入楚游陳,天波既洗,云油遽沐。古人有言:‘非死之 難,處死之難?!贾?,曠古不書;臣之死所,未知何地?!?

              高祖答曰:“朕遺射鉤,卿無自外?!倍沓o事黃門侍郎。其年遷侍中。明年, 出為尋陽太守,行江州事。六年,征為吏部尚書,累表陳讓,徙為左民尚書,兼右 仆射。七年,除國子祭酒,兼仆射如故,領豫州大中正。八年,出為仁威將軍、吳 郡太守。十一年,入為五兵尚書,復兼右仆射,未拜,有詔即真封。尋以本官領起 部尚書,加侍中。十四年,馬仙琕破魏軍于朐山,詔權假昂節,往勞軍。十五年, 遷左仆射,尋為尚書令、宣惠將軍。普通三年,為中書監、丹陽尹。其年進號中衛 將軍,復為尚書令,即本號開府儀同三司,給鼓吹,未拜,又領國子祭酒。大通元 年,加中書監,給親信三十人。尋表解祭酒,進號中撫軍大將軍,遷司空、侍中、 尚書令,親信、鼓吹并如故。五年,加特進、左光祿大夫,增親信為八十人。大同 六年,薨,時年八十。詔曰:“侍中、特進、左光祿大夫、司空昂,奄至薨逝,惻 怛于懷。公器珝凝素,志誠貞方,端朝燮理,嘉猷載緝。追榮表德,實惟令典???贈本官,鼓吹一部,給東園秘器,朝服一具,衣一襲,錢二十萬,絹布一百匹,蠟 二百斤,即日舉哀?!?

              初,昂臨終遺疏,不受贈謚。敕諸子不得言上行狀及立志銘,凡有所須,悉皆 停省。復曰:“吾釋褐從仕,不期富貴,但官序不失等倫,衣食粗知榮辱,以此闔 棺,無慚鄉里。往忝吳興,屬在昏明之際,既暗于前覺,無識于圣朝,不知天命, 甘貽顯戮,幸遇殊恩,遂得全門戶。自念負罪私門,階榮望絕,保存性命,以為幸 甚;不謂叨竊寵靈,一至于此。常欲竭誠酬報,申吾乃心,所以朝廷每興師北伐, 吾輒啟求行,誓之丹款,實非矯言。既庸懦無施,皆不蒙許,雖欲罄命,其議莫從。 今日瞑目,畢恨泉壤,若魂而有知,方期結草。圣朝遵古,知吾名品,或有追遠之 恩,雖是經國恒典,在吾無應致此,脫有贈官,慎勿祗奉?!敝T子累表陳奏,詔不 許。冊謚曰穆正公。

              子君正,美風儀,善自居處,以貴公子得當世名譽。頃之,兼吏部郎,以母憂 去職。服闋,為邵陵王友、北中郎長史、東陽太守。尋征還都,郡民征士徐天祐等 三百人詣闕乞留一年,詔不許,仍除豫章內史,尋轉吳郡太守。侯景亂,率數百人 隨邵陵王赴援,及京城陷,還郡。

              君正當官蒞事有名稱,而蓄聚財產,服玩靡麗。賊遣于子悅攻之,新城戍主戴 僧易勸令拒守;吳陸映公等懼賊脫勝,略其資產,乃曰:“賊軍甚銳,其鋒不可當; 今若拒之,恐民心不從也?!本郧优?,乃送米及牛酒,郊迎子悅。子悅既至, 掠奪其財物子女,因是感疾卒。

              史臣曰:夫天尊地卑,以定君臣之位;松筠等質,無革歲寒之心。袁千里命屬 崩離,身逢厄季,雖獨夫喪德,臣志不移;及抗疏高祖,無虧忠節,斯亦存夷、叔 之風矣。終為梁室臺鼎,何其美焉。

            展開全文

            本文來自投稿,不代表本人立場,如若轉載,請注明出處:http://www.www.xiepiaoren.cn/guji/48aebbee6740282a5ca49d9c.html

            乱中年女人伦